January 3, 2006

从哪里开始?与Michael Casey关于图书馆2.0的对话

Posted in 网志速递 at 11:51 pm by youyuan

原文出处:Where Do We Begin? A Library 2.0 Conversation with Michael Casey

by Michael Stephens & Michael Casey

博客界关于图书馆2.0的讨论仍在继续。Meredith Farkas,以她的思考方式在“Information Wants to be Free”上说,“我仍然很困惑图书馆2.0究竟像什么以及我们如何实现图书馆2.0”。

弄清楚图书馆2.0的概念以及通往图书馆2.0之路也是我正在思考的。实际上,不久前,我因为SIR计划与芝加哥公共图书馆合作之后曾在TTW写过。那个帖子实际上是基于我和Sharon Wiseman通过一封简短的邮件,他是那里人力开发的主管。

那篇文章引起Rochelle欢呼雀跃,包括:

如果我感觉沮丧,那我的日常工作究竟想要什么。尽管我热爱学习图书馆以及web2.0,并且想法设法利用技术为读者与同事服务,但我还是确信多数(大多数)图书馆连Michael设想的起步阶段都没有达到。我相信你会让我明白,如果我错了(我也希望如此)。

然后是The Gypsy Librarian的思考片断:

我的第一反应是“棒极了,但遗漏了很多事情”。譬如,Michael建议送一些人到像Gaming Symposium这样的地方,这就是空想,没有考虑到资金的问题。我的经历就是一个最好的案例。如果我告诉图书馆负责人想建一个技术性问题的“智囊库”,需要送三个人和我自己去参加一些讨论会,我的上司脸上会闪出和蔼的微笑并外交辞令般地告诉我,没有钱。这只是一个例子。

这些讨论引发我追问“我们从哪里开始?”最好的方式是打电话给Michael Casey并坐下来讨论图书馆2.0之路。按照我的意思,应该是在他的星巴克,但是现在我们只能坐在网络星巴克里聊天。

Michael Stephens:Michael,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去参与。我应该说的是,如果你不能参与就去阅读涉及广泛的Gaming Symposium,并准备一份简短的满足于你的图书馆战略规划的汇报。

我的意思是,图书馆会议越来越利于参与。我们参加的大多数偏向于技术的会议可能都被博客维基flickr报道,因此只需要职员利用时间去阅读并消化。网络研讨会也同样有用。这是我们可以达到的起点。

Michael Casey:哦,我同意。我对最近一些会议的博客报道深有印象。我想任何一个图书馆都可以坐下来并收看博客界生动的讨论,并找出通往图书馆2.0之路。如果不能派送人员去参加会议,至少也要指定“新技术委员会”成员去评论会议传达出的信息,并找出一些感兴趣的观点去实行。我真的希望即时一个小图书馆也可以找到几个有才能的职员去观察新技术及其在图书馆服务中的功能。

资金问题也是图书馆2.0方程式中的一部分——每个图书馆的起点不同,每个图书馆的资金支持也不同。有效使用有限资源也是图书馆2.0的关键。找出哪个会引来新的用户并经常重新评测这些服务是至关紧要的。

Michael Stephens:当然。那就是多我对技术计划以及用户费用支出的立场。我不能想象一个主管或负责人并不愿意花费时间到新技术委员会上。理想的方式是,先观看,集合所有新出的信息,然后做出评论。这样的思考前卫吗?负责部门或主管团体会满意于这种对未来的展望,而非过去行事的方式?

Michael Casey:我认为负责部门将会很高兴,因为图书馆正在努力增加用户基础,以及随之带来的纳税人的高兴与满意。任何时候,我们能吸引更多的用户,无论是通过实体的还是虚拟渠道,我们都将增加我们的政治资本。

关于主管部门提醒我我们的大多数斗争都不是同用户,而是内部人之间的。用户比我们的管理人员经常更可能接受新的观点与服务!

Michael Stephens:对…我们的用户正在使用我们讨论的互联网工具和网站。看一下Yahoo 360MySpace发生了什么。也许主管部门和负责人需要尝试一下社会软件与一些烦恼库之外的思考了。也许,他们也需要参加gaming session去展望一下未来。

这个讨论正在展开,John Blyberg写了一篇“图书馆2.0的洞见”这里有更多要点需要讨论。看上去很多人都在思考图书馆改变的路标。Blyberg提到了一些障碍——卖方(vendor)就是一个。我情不自禁地想最大的障碍就是我们自己。一些图书馆员是图书馆变革的绊脚石吗?图书馆员是图书馆2.0的障碍吗?

Michael Casey:我也赞成John说的“如果我们争辩语义学,那我们就出轨了”。我希望我们把图书馆2.0当作一条改进服务的变革之路。如果越俎代庖,那我们就很难摆脱。某种程度上说,我们是自己最糟的敌人。我们拘泥于惯例,不去看一下多数人已经不再利用我们的服务,仍然还为同一群人提供相同的服务。我经常提到我们要争取“长尾”,就是努力去吸引那些甚至都不把图书馆当作可以利用的资源的多数人。如果我们不能摆脱这种模式以及思考方式,那我们将不会前进。

Michael Stephens:这是关于长尾以及精神鼓励,不是吗?用户的心思在哪里,图书馆员的心思也应该在哪里,无论是个人还是网上。这吓坏了一些图书馆员。这与资源的组织与不希望人打扰不同。

这类政策让图书馆回到100多年前。我喜欢这副图片的相关评论,包括,“当我最终成为我的图书馆(小学院图书馆)领导人的时候,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邀请人们来图书馆,并且可以带上他们的咖啡!感动与幸福,有些人说他们已10年没有来图书馆了”。

图书馆需要快乐的读者吗?我认为是的。

图书馆员:到你的图书馆转一圈。哪些强制规定已经过期并设置了信息与用户之间的障碍?公用计算机上有即使通讯吗?用户通过时髦的网站界面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把握?希望如此。一张舒适的椅子,明亮的灯光,一些时尚的杂志供翻阅?Oh yeah!咖啡或者茶?好吧。

我想图书馆2.0的大部分就是检查我们的规则与程序,这些这些东西都是图书馆制造的用户获取信息的障碍。

现在的人们认为图书馆如何?看一下OCLC新发布的资料吧,包括图书馆标牌这一部分。我知道图书馆2.0决不是关于图书或者图书馆是书的存放地,而是关于广泛的服务与获取点,它们依赖于用户社区与图书馆的支持。让图书馆与我们自己都有标牌吧!图书馆2.0的标牌是什么呢?

Michael Casey:这份OCLC报告是很好的——它真的揭示了许多我们谈论很久的东西。今天的图书馆是什么?它当然不是简单的书籍的集合——我认为那一页很多年前就过去了。OCLC问卷的回答者一致认为,“信息”——大多数的免费信息——是他们面对图书馆时的观念。

OCLC研究中令人不安的是青年人与图书馆之间消息的联系——我希望在这一块我们要努力去补偿这些青年人。

Michael Stephens:我现在想到的是:OCLC的理解,the Gaming Symposium, 与芝加哥公共图书馆的合作,以及这里的讨论,它们都是图书馆2.0的观点。这样一种观点,即图书馆作为孩子们奔跑与舞蹈、年轻人录制播客和数码录像的场所,就像主管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娱乐内容一样。我很高兴这一点,我喜欢内容创造部分,essmyn在这里提过。

Michael Casey:有趣的是,OCLC新报告中提到了作为图书馆一项主要目的的娱乐功能的出现,它直接出现在图书馆的图书、信息、研究三位一体功能之后。关于娱乐我们需要做的有很多,这也是我们真正需要管理我们的用户知识以提高社区需要的服务。如果这意味着需要改变我们曾经以为的基本的服务,那就改吧。我们关心的是服务的使命,而不是继续陈旧的服务。

Michael Stephens:娱乐!那也是属于心灵的一部分。并且那也是为长尾中的每一个人。

Michael,从那里我们走向何处呢?

Michael Casey:我讨厌似乎是结束的时候,但我将就这个问题给你的社区做出建议。同你的用户谈话,看着你的社区,接触那些不用图书馆的人,并且询问他们为什么不利用这些免费的资源。这些是用户使用图书馆的障碍吗?如果是,怎么扫除?

看一下你们的服务——你们用无效的方式分配有价值的资源了吗?图书馆2.0不仅仅是用技术武装图书馆——尽管这是其中的一部分。是检查你的图书馆的所作所为并做出行动的时候了,这样才能迎接崭新的用户到图书馆中来。

Michael,我非常感谢你邀请我参与这个美妙的讨论。我对图书馆2.0真的很兴奋,但不止如此,我也对会议与网络中的不同层次的讨论而感到兴奋。图书馆正面临着一次独一无二的机遇,不管是在技术方面还是服务方面。Michael,引用你的话,“这是做图书馆员多美好的时代”!

Translated by youyuan

Unmodified  Edition

About these ads

5 Comments »

  1. […] 2005年12月15日在 ALA Techsource Blog 刊出 Where Do We Begin? A Library 2.0 Conversation with Michael Casey 這篇文章後,便立即受到大家的重視及引用。這是 Michael Stephens 和 Michael Casey 關於 Library 2.0 的談話內容,十分的精彩。 本想找時間翻譯,但今天看到 图林中文译站 已經把整篇文章翻譯出來,所以就直接引用其部分內容。 […]

  2. 游园 said,

    这篇文章的翻译有点惨不忍睹,请各位看官口下留情吧。

    第一,省略两个短句,不知如何处理。

    第二,有些地方意译了一下,意思估计有变化。

    见谅见谅!

  3. […] 游园又翻译了一篇library2.0的东东,实际上Library2.0不用多讨论了,它已经来了。纽约公共图书馆一口气发布了7个RSS链接,把它需要在各个特殊门户中报道的动态性内容都作了主动发布,这样它的读者就不用担心“忘了”检查它的更新——只要有更新,就在订阅中可以体现出来了。我们已看到国外许多WEB OPAC具有RSS发布功能了,这些大多是图书馆自动化系统厂商提供的。现在越来越多数据库/二次文献服务商业提供这类服务,我们情报服务中传统的SDI服务可以很方便地进行,许多图书馆都开展的网上剪报服务也与此类似,利用2.0技术可以大大简化流程,减少人工,提高自动化程度。 […]

  4. 青崖鹿鸣 said,

    要让图书馆的读者每来到图书馆一次皆是快乐的经历,留下愉快的心理体验,而不是其它,然后,才有其它可能、、、令人不安的是,大学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读者总是满满的,可是,它们在上BBS,第二频道(我们学校的第二频比BBS火多了,是个吸引人的社区,在全国的BBS评比中占据百名之内。有许多可玩的东西,比如心理测验什么的,可就是没有图书馆2.0。读者们在上酷狗。除了检索书目,续借,看四级题库,基本上不上图书馆的网站。

  5. […] 游园在图林译站上给出的长尾链接似乎不算太好吧,毕竟目前访问wiki在我们这里还不是那么爽呢,而且还是英文的,呵呵,期望游园不会介意哦。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