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 2005

肯尼亚沙漠里的孩子们发现知识从骆驼的背上来

Posted in 网志速递 at 3:04 am by ginger

原文出处:Kenya’s children of the desert find that knowledge comes on the back of a camel by:The Observer
在图书非常难得的遥远、贫穷村落,我们呼吁计划进行到了第二周,David Smith从Garissa发来报道讲述了那些渴求知识的人们是如何依赖于四条腿的图书馆的
14岁的Rukia激动地从铺在地板上的图书上跳过。她是个孤儿,住在非洲丛林里用树枝和枯草搭成的窝中,每日只能以茶水、面包或者玉米为食,是图书给了她一个理由对未来充满希望。

“我离开学校后想当一个医生”,她用流利的英语说道,“我想帮助那些生病的人们,我的父母在我六岁时死于结核病,我希望他们能以我为荣”。

捧着非洲作家Edward Muhire的《醒来,睁开你的双眼》,Rukia Adhan知道读写能力是实现她的梦想的基础,更何况,“在这里没有任何事情比阅读更有趣了”。

她所就读的那所位于肯尼亚农村红褐色的土地上一片松树林中的破旧学校极端缺乏图书。但是每隔两周,Rukia和她的同学们都会充满期望地凝望着那片干旱的荒野大道,等待着那位非凡的救世主——一头骆驼,当然不是这个在沙漠里极为常见的动物,而是它所驮着的货物——400册可供孩子们借阅、享受并汲取知识的图书。

这是一个能向肯尼亚东北部贫困地区的人们提供7000余册图书借阅服务的移动骆驼图书馆服务,用骆驼主要因为它是跨越这个蛮荒之地的唯一手段。该项服务大部分的图书都是由一个名为“图书援助国际(Book Aid International)”的慈善组织提供,这个组织每年向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提供约50万册图书。今年的活动得到了《观察家》(the Observer)圣诞呼吁(Christmas Appeal).项目的支持。

这项工作为当地的孩子们提供了多种可能性,因为很明显除此以外他们在Garissa这个离首都内罗毕五个小时车程的地方什么也得不到。这里遍布垃圾的街道、散发着恶臭的泥塘,秃鹰在上空盘旋;艾滋病的警示——“检点性行为”——挂满了街头,扯烂了的垃圾袋悬吊在树枝上,破麻烂袋和废铜烂铁则用来修复那些老旧的住房;货车架在骨瘦如柴的毛驴身上艰难移动。而这还是城里富裕地区的景象。

Garissa省图书馆负责人Rashid Farah潮湿的办公室里一台老式打字机啪啪作响,墙上的一则告示表明了他工作的难度:“这个东北省份的文盲率是85.3%,而全国的数字是31%”。

Farah说,“这里的大多数人都需要图书但是却都负担不起,看到骆驼来了孩子们都是非常高兴的,如今这已经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了。但是所供的书已经耗尽了,我们还需要更多”。

每天早上三头骆驼——一头驮着两箱书,一头驮帐篷,一头备用——从图书馆出发前往遍布全省的10个目的地中的一个。这个省以穆斯林居多,他们中的大多数成人还没有真正去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图书馆。以前他们都是些农民,却由于干旱或饥荒被迫到处迁徙,以便他们的骆驼或山羊能找到草吃、找到水源,于是他们成了游牧民而被迫让他们的孩子辍学了。

上个星期二轮到移动骆驼图书馆前往Marmtu村,这里的生活节奏千年来没有什么变化:没有电、没有流水。尽管肯尼亚的移动电话网在这里的信号比之英国很多地方还要好,可是没有人用得起那个东西。住房(又叫manyatta)也只是些枯草和树枝搭起的支架,在雨季准会垮掉。穿着艳丽色彩布袍的妇女们取水都是把井水装进可以顶在头上或者在地下滚动的罐中。

Marmtu小学的孩子们明显的都营养不良而且没有几个能买得起午饭时间叫卖的那个芒果贩子的芒果。这个拥有550个名年纪从6岁到16岁不等的学生的学校想要打破贫穷的怪圈急需基本的图书保障。

在这里低年级的学生被迫四个人共用一本教材,而高年级的也是三个人共一本。一个班一般是一个老师带55个学生,上课的教室要么是在光光的水泥地板房里,要么就是那种破泥砖垒起的用几根树枝撑个皱铁皮顶的小屋里。

这个学校每年能得到政府400英镑的财政补助,代理校长Wayu Kofa说:“我们没有足够的书是因为政府发的这点钱根本不够开销,家长们也是穷的帮不上忙——他们先要支付学校制服的费用,书费就只能等等了”。

不过无论环境如何艰苦,这里的孩子们与其他地方那些打打闹闹、爱踢足球、唧唧喳喳说着斯华西里语(Swahili)、索马里语(Somali)或者英语的孩子们也没有多大的不同。

当骆驼图书馆出现在视野中时,孩子们总是有着按捺不住的激动,排队看着货物从骆驼身上卸下,从Garissa省城图书馆来的馆员们撑起帐篷、铺上席子、拆开打包的图书。

对于这些没有电视、音乐或计算机的孩子们而言,读书给他们提供了逃避悲惨现实和自我提升的希望,慢慢地他们的阅读题材就从《小猪拱鼻》、《橙色小偷》、《沙卡祖鲁》转向散文体的《初级实用英语》、《综合数学》、《改进你们的科学和农业》。

在这个渴求的队伍中有个12岁的孩子名叫Mohamud Abdi,他说“我从骆驼这里得到很多在学校里看不到的书,我喜欢读书因为我想变得有知识,这样我就能得到一份工作,也就可以帮助我的家庭了,我父母还在牧羊,但是也没有多少了,而我想成为一个教师”。

图书也能挽救生命。据估计,在全球范围内,单单是今年由于没有达到联合国2005的女孩子受教育的目标就意味着超过100万的母亲和孩子会死掉,因为这些妈妈们一般都不清楚安全的避孕方法或者不知道如何避免孩童时期的疾病。

尽管当地对性别的不同态度很明显,但是移动骆驼图书馆则是一视同仁的。15岁的Eunice Okwero说:“我喜欢那些告诉我过去发生了什么的故事,离开学校后我想当个图书馆员”。

骆驼图书馆计划由肯尼亚国家图书馆服务部监督,与“图书援助国际”建立了伙伴关系,后者每年向这个国家提供大约5万册图书。他们的联合行动还包括训练教师作学校的图书馆员、艾滋病信息服务和视力残障帮助计划。国家图书馆的代理主任Deborah Nyabundi说:当我看着这些孩子时那真是一种痛苦的经历,他们想吃东西,却没有东西吃;他们想读书,却没有书读。

“我相信帮助他们是我们的道义上的责任。孩子们也有远大的梦想,我们不希望这些梦想破灭。但是不受教育他们怎么可能成为医生呢?我们所能做的最好的就是给他们多些,再多些。家长们连吃饭都无法保证的情况下你还能要求他们买书?不可能。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呼吁《观察者》的读者们捐书的原因。”

Nyabundi归结出的援助哲学就是帮助人们学会自助。“如果你给一个孩子一条鱼,只能让他吃一餐,如果你教会他捕鱼,他就可以受益终生。‘图书援助国际’就是教你如何捕鱼的”。

今年圣诞,《观察者》与“图书援助国际”组织共组了团队筹集资金用在有关支持非洲大陆和巴勒斯坦的阅读学习项目上。

这个慈善组织捐助了大量的图书和学习用具给图书馆、学校、医院以及难民营,用以帮助那些个人去发挥自己的潜能并为社会的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1.5英镑就能让读者拥有一本以上的书,而这就能让难民营的孩子受到第一次的教育或者帮助那里的助产士得到如何避免母子传染艾滋病的相关建议。

Book Aid International

如果教育是摆脱贫穷的道路,那么图书则是这一旅程中的汽车。

—–Richard Crabbe(1997-2002)非洲出版者协会主席

Translated by ginger

3 Comments »

  1. […] 图林今年已经有了关注弱势的趋向,王子舟教授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老槐也提到过这个问题。那就让我们看看国际上有人是怎样做的吧。 正巧今日有人在图林译站国内镜像上说道:出版社其实很希望参与的,甚至招不上,送些样书给图书馆都可以。这些都在书的宣传费用当中。 其实如果没有后续的利益需求,要送书还有很多应该的地方。虽然非洲那里的情况很惨,但是国内也同样有许多地方有着这样急迫的需求呢! […]

  2. 路人 said,

    有时候,一本书可以改变一个的命运。当然,此话有点夸张。但可以改进人的心境。这话一点儿也不夸张。

  3. 走过那片青草地 said,

    可以给人启迪。可以给人滋养。可以让生命有峰回路转的变化。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