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3, 2006

Sarah Houghton预测的几大技术趋势

Posted in 网志速递 at 4:25 pm by ginger

原文出处:Sarah Houghton’s Top Technology Trends  by:shoughton

我今年又一次不能出席ALA的冬季会议,但是我在这里给出我的几大技术趋势的预测,如果有人震天式地吼着读读应该会有点深刻印象的。
利用即时通讯软件(IM)的参考服务成为主流
在阅读了那些现有的指出共同浏览(co-browsing)在许多实时参考服务(chat reference)环境中价值有限的研究报告之后,再考虑到自己在基于网络的实时参考软件产品(web-based chat products)上不菲的开销,图书馆们将开始反思自己究竟该用什么方式向用户提供实时在线的参考服务了。越来越多的图书馆将会采用即时通讯软件,要么在原有的基础上添加,要么彻底替换调现有那昂贵臃肿的web-based chat products。一年以前我还有其他不少人都被认为缺乏远见,有时甚至被视为很“愚蠢”地去指出web-based chat服务的负面之处,因为提倡即时通讯软件,我们也被称为“极端份子”和“过于倾向于年轻人(too youth-oriented)”。今天,上百家图书馆在利用即时通讯软件提供参考服务,而且我知道至少有一打的图书馆放弃了他们那web-based chat系统而改用IM。IM将继续发扬光大而不是止步不前。  
技术人员的增长 
图书馆需要在技术人员上投入更多资金。为了适应不断增长的对于技术人员的需求会创造出许多新的职位:电子资源经理、虚拟参考协调员、技术支撑、网管、系统分析师等等。五年前的一个值得去干的全值职位如今膨胀为两到三个,图书馆的人员配置将发生变化以适应这种情况,有些缓慢,但是一定会变的。我认为不是为了适应这种新人员的需求来改变职位,而是创造出全新的职位。
  
拿着我们能从2.0中得到的东西去干吧
图书馆2.0、Web2.0、图书馆员2.0……这些都有什么意义呢?我同意Thomas的意见,在今后几年中我们将按照这些术语的实际含义来对我们的图书馆进行归类,并从这些概念和理念中挑些出来应用于我们的顶尖图书馆。在图书馆2.0中有许多的概念(信息的交互作用、向用户提供资源和服务——而不是恰恰相反、在大众和图书馆之间开展合作)可以有不同的阐释,这不仅仅是技术的问题,这是关乎我们自己的问题,让我们与大众紧密相连、让我们使大众感觉称心,因为正是这些常常不知道自己向图书馆的服务支付了费用的大众,也不会向我们的债券提案投上一票的了。我们需要提出一份短小的行动清单。(我估计这份清单将在Michael Stephens的博客——Tame the Web上出现,众所周知这家伙擅长于开列十大清单)
自动化标签 
标签很有用。它的用处已经被诸如Flickr和Technorati这样的站点证明了。但是手工标签实际上非常痛苦。某个地方某个吓人的编码大牛(也许是某个有点图书馆或者至少元数据学习背景的人)将会弄出怎样搞自动标签的事情。事情不少呢:文本块、链接、*gasp*(元协议编码器和解码器?)、甚至还有书目记录。标签不会很完美,但是满足我们用户的需求会足够了吧?然后呢?编目会怎样呢?我们MARC和标签都要?我认为是。MARC——昂贵而古旧的恐龙级东西——并不会消失。我们仍然需要进行词汇控制…至少在一段时间之内。 
开放图书馆计算机
对,这一点和去年一模一样,我才不管呢。这一点很重要,而且进展非常缓慢。但是它正在开始提速。大多数公共和学校图书馆出于安全考虑而对公众使用计算机进行锁定限制,这样就意味着某些驱动锁定、不能下载和安装、软件限制、端口控制、很少的附属设备(扫描仪、麦克风)等。当我们声称大众使用计算机有助于桥接数字分化(digital divide)时(通过提供上网和文字处理确实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还需要做的更多。我预测这个方面的变化会在来年加速,当图书馆听到来自用户的更多抱怨,当图书馆与学校谈起学生究竟需要些什么工具,当图书馆能做点严肃的自我剖析——我们在哪些方面确实没有做好数字分化的桥接,而我们又假装做的很好。这就好像我们在深谷上挂起一根独木式的绳子却要人们徒手爬到另外一边去,直到他们的手被磨起泡溃烂掉。还是建一座真正的桥吧,最好是石头或者钢架结构的,嗯?
Translated By:ginger

Advertisements

January 17, 2006

建设更好的图书馆

Posted in 网志速递 at 5:51 pm by youyuan

原文出处:Let’s make libraries better, ok?  by  Meredith 

秋日以来,我一直在这个博客上思考图书馆2.0。如果一个人主张意识的连贯性,那么这也许不是最好的处理问题的方式,但却是最人性化的方式。我一直在学习、思考并与你们分享。Walt关于图书馆2.0思想演变的优秀文章确实帮助我澄清了对这一问题的认识。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不是时髦词语的拥趸,但如果这个词语让人们去谈论社会软件与改进用户的服务,那么我只能完全赞成。这个概念对我来说一度显得很模糊,并且我确实不知道图书馆如何去实现2.0,但我认为随着时间的变化这个一概念会得到充实。当我应邀主持高等教育博客会议的时候,我想这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利用会议作为平台去描述什么是图书馆2.0和如何实现图书馆2.0。我想图书馆2.0的建设者和支持者们将会渴望分享他们关于图书馆2.0与社会软件的想法,特别是在这一任何人通过互联网就可以参与的会议中。对我来说,这一网络会议的想法确实够2.0的,并且我真的希望这些有想法的人以及图书馆的实践者都能紧跟上来并参与到其中来。我想这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能够将所有的东西(理论的和实践的)集中到一个地方来,并与图书馆员以及与教育和技术相关人员一起分享。

越多的人界定图书馆2.0就会产生越多的不一致。“要么是2.0的图书馆,要么不相关”,这听起来好像如果图书馆不加入这场运动,那只有死路一条。Jenny Levine文章中那些感觉“迷惑与恐惧”的“图书馆2.0的反对者” 确实让我吃惊。Jenny是一个不错的理性的人。我真的希望图书馆2.0不是导致博客界两极分化的力量,因为我们都需要继续分享我们好的想法和成功的故事。John Blyberg说过,图书馆2.0意味着为老者和新居民提供同一水平的服务,而只改进对年轻人的服务。我对此很关注,因为许多图书馆也同样需要为超过40岁以上的人提供更好的服务。这并不是单纯的年龄问题。怎样为不同文化的人们服务,怎样为不同语言、残疾人、不利用互联网的人、无家可归者、失业人员、开始新事业的人们等等提供服务?我们没有忽视年轻人与技术人员,但我听说我们并不是只服务于这些人。其他人怎么办?我们不该假装每个图书馆都有特殊的服务差距,每个图书馆都用同样的方式去填补这一差距。

经过第一个学期的图书馆工作以及对学生与老师的听闻,我认为以下就是图书馆为用户服务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记住这仅仅是我的一管之见:

●一个开放的URL链接解决办法就可以使学生很容易找到他们需要的数据库中的资源。
●我们需要自制关于如何研究与查找数据库的指导资料(网页指南,手册)。我为远程用户和制作了一些,但对研究生我们还没有。
●我们不能再忽视学生利用google进行研究这一事实。我们应该教会他们更多的web高级检索策略与评价查找到的资料。忽视或劝阻并不能阻止他们。
●图书馆需要wifi
●我们需要让图书馆及其服务更加显著。
●我们需要更多的联络工作,让老师们确信信息素养教育的重要性。
●我们需要教育老师关于图书馆的可以获取的资源。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就不会再去教育学生了。
●开展更多与具体课程相关的信息素养课程。学生都喜欢吸收具体的,立即有用的信息(像研究论文)。
●让参考台更接近一些。
●让图书馆主页更可用,更有用。

看看,我喜欢人们给目录做标签,我喜欢为远程学习者开一个博客,我喜欢向老师们介绍他们课程的社会书签,但在需求的层次上,那并不是我们需要的。制作一个标签云,而我们的学生们却不知道如何利用数据库,这看起来是愚蠢的。列举的这些目标都在图书馆2.0之外?我不知道。也许图书馆2.0更适合公共图书馆。我并不急于遵循这一模式,而是遵循用户的需求。我只想帮助学生们现在和以后的学业更好。我们的任务是满足学生和大学老师的学术需求。我们也会根据用户的变化而变化,以满足他们的需求,但我们的使命不会改变。我听说图书馆2.0需要根本改变图书馆的使命,但是我不知道我们如何改变。

也许图书馆2.0将会激励图书馆。也许将会成为大事件。也许会导致错误的分歧(就像一些非图书馆2.0支持者,但是主张改变,关注用户和社会软件)。也许图书馆2.0的标签将使博客圈外人士厌烦。或者,也许它将妨碍人们正确认识如何改进图书馆的服务。 Endless Hybrids的Jeff Barry写道:我对图书馆2.0的讨论绝对没有意见。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棒但却是我反对的概念。当然,有人会说这仅仅是语义我们无需担忧。但是,只要鼓吹者用这个时髦名词来描述这一概念,那么人们在试图理解这一词语时便会有误解的危险。

我仅仅想让我的图书馆更好,以及与其他图书馆员分享好的主意。我希望人们一如既往,无论所为是否于图书馆2.0有关。因为现在是如何实现的问题,但实现的每一步都很重要。我们都想建设更好的图书馆,对吗?

Translated by youyuan

January 9, 2006

我为什么不喜欢图书馆2.0的标签

Posted in 网志速递 at 4:45 pm by youyuan

原文出处: Why I Dislike the “Library 2.0” Tag  by  T. Scott

用现在能够达到的,包括web2.0所有工具在内的最好的技术来提高图书馆的服务,以及延伸到广大的社区,这些我都是绝对地欢迎。并且我认为,这张图片反映了我们的思考与行为真的有很大的潜力。但是,我们常用来描述事物的语词非常重要,无论是从直接所指还是广泛背景来说,“图书馆2.0”都不太适宜。

作为具体事物的指称,图书馆2.0是没有意义的。当你去分析它究竟是指技术还是其他范围更广的东东的时候,这一点就更清楚了。如果它仅仅是技术,那么它与即时通讯、博客、维基以及流行的网络工具究竟有何区别?15年前是gopher。25年前是基于CD-ROM的数据库。30年前第二代集成图书馆系统。35年前是书目数据库,等等。19世纪晚期是人类精巧的发明,目录卡片。对于过去曾经震撼过我的技术来说,web2.0并不是多么激进的划时代的转变。

另一方面,如果图书馆不仅仅是技术,而是关注用户的服务,延伸,变化,听取用户等等,那图书馆1.0究竟是什么?这是否意味着我工作近四分之一世纪的图书馆,我与他们的朋友们工作的图书馆都是用户服务的反对论者?他们都对延伸到社区以及指导用户需求的服务都不感兴趣?如果我们只是刚刚意识到需要改变过去的行为方式,那么我为什么还要去转换我一生的工作?如果图书馆2.0仅仅意味着与图书馆1.0区别重大,那我则看不出来。如果人们在界定图书馆2.0时很困难,那他们需要努力去界定图书馆1.0。

但令我更感困惑的是这个词语的固有内涵。我知道图书馆2.0的支持者都赞成更好的用户服务与用户关注。对此我相信。但是我仍然见到很多文章它们关注的依然是图书馆,而不是图书馆员与社区的关系。同样,他们也过于关注利用这些工具吸引人们到图书馆来。(例如,勤奋的图书馆员这一篇文章,我经常赞同他)。但是,这些工具的力量在于,它们使用户不到图书馆也可以获取服务也成为可能。当我们将”吸引用户到图书馆“作为目标的时候,我们已经失去了扩大这种能力和更广泛延伸服务的机会了。不要让我误会——图书馆建筑依然是关键的。在过去7000年的历史中,图书馆建筑是强有力的工具,也是我们提供服务的唯一手段。真正的革命与机遇是图书馆员不在被局限于图书馆建筑中。但是,这要求我们的思考与行为有一个创造性的转变。我看到的图书馆2.0的议论都能达到,但用图书馆2.0这一词语遮蔽了我们的思考。

给公共图书馆的馆员同僚们:想一想你们社区的图书馆用户们来图书馆仍有困难——那些在遥远的乡村的人们,那些在公共交通很差的城市地带距离最近的社区图书馆仍很遥远的人们,那些在疗养院不可能出行的人们。给疗养院配置简便的计算机获取设备,图书馆员指导用户利用资源,这些怎么样?与当地医院合作,指导人们去获取他们保健的信息,这些怎么样?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提供服务与工具,以便让我们的社区能够处理他们的信息需求与期望。只有来到图书馆才是获取信息的唯一方式,这很好——但是,我们需要去寻找用户,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如果我们成为更具有创新的,更激进的,更具有创造性的图书馆员,那么我们的图书馆将仍是光明的。但是,如果我们的想象力仅限于利用工具让人们进入图书馆,那么,我们仍不是具有革命性的。

Translated by youyuan

January 5, 2006

信息过载的时代

Posted in 网志速递 at 1:47 pm by ginger

原文出处:Age of information overload     By Anick Jesdanun

(AP美联社)图书正被扫描以利于网上检索,电视节目正被录制和归档以利于上网的后来者,广播节目也正进行着数字化转换——变成播客(podcasts)

仅仅敲击几下按键,我们很快就能获取世界上的大部分知识,而且我们还会在几乎任何地方做到这一点——这不,最新的iPods能装下你所有的音乐,数码相片和诸如“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作品”这样的影视经典,当然还有当今黄金时段的好节目。

所有这些能即时获取的信息会使我们变得更加潇洒自如,还是更加紧张不安呢?我们什么时候能停下来思考、吸收和权衡这些东西呢?

“人们一直在努力着,并觉得好像非要能够把握住自己所拥有的各种各样的信息资源才行”,写了《虚拟成瘾》一书的心理学家David Greenfield说道,“其实我们所能处理的东西是有一个上限的”。

也许只有发明更好的技术来对付先进技术所带来的问题。

当然,如果使用得当,这类新的信息资源对塑造我们的生活、学习和思维模式还是有很大潜力的。

来看看图书的情形吧

22岁的纽约大学的教育学研究生Nicole Quaranta的大部分研究都是通过网上完成的,她会检索许多学术报刊文章的数据库,但很少检索图书,即使她有时也承认某一本其作者费时多年写就的300页的大书中也有些独特的观点。

“图书馆有点让人丧气,因为我不得不到那儿去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学术领域来组织的,我甚至不知道如何下手。”Quaranta这样说道。

要是图书馆的书能像网页一样容易检索她还可以再考虑,否则的话,这些书对她而言就像不存在一样。

伴随着期望什么都能放在网上的一代人的成长,图书馆、非营利组织以及诸如Yahoo这样的顶级搜索公司和微软这样的大公司都在忙着耗费巨资把图书和其他印刷品扫描放在网上,HarperCollins出版公司甚至在12月中旬宣布将把其庞大的书目数字化。

然而,检索大部分著作仍然存在着版权方面的限制,例如,Google只是在网上显示了作品的少部分页面,而且把那些想要看全书的人都指引向书店或者附近的图书馆,但就是这样,出版商和作者团体还是向它提起了诉讼。

在线检索能使学者和普通读者从书中获取第一手的材料,而不是那些不够准确或存有偏见的网络帖子等二手货。

“有很多尽管不太有名但是非常好的书简直不可能得到”,俄勒冈61岁已经退休的放射物理学家Dick Gross说道,他为了讲授圣经到处搜寻旧版书。“它们都被锁在某个人的图书室里,住的离他很远的人是根本无法看到这些书的。”

堪萨斯州Lawrence的23岁商人小Alan Staples非常喜欢在线检索图书的主意,他甚至愿意付费看,就是为了不用跑图书馆。

实际上,亚马逊网络公司已经在11月份宣布了类似的计划,目前正同出版商们沟通以获取相应的权利。

同时,以前在网上不能随便获取或者锁在播音间里的电视节目如今也开始连线检索了。

“以前,节目一播完,它们就消失了,对我们的知识空间简直是没有什么贡献”,Nielsen Norman Group的网络设计专家Jakob Nielsen如此说道。

过去的一年中,Google一直在将旧金山海湾地区几家电视台的音像新闻和其他节目数字化。包括“Welcome Back Kotter”节目。(尽管在处理了相关的版权问题之前Google还只是有限制的显示单张剧照和字幕文本。)

明年(2006)早些时候,美国在线和华纳兄弟公司将提供许多旧的电视节目在网上免费检索。

苹果计算机公司最近也开始以每个1.99美元的价格销售ABC和环球NBC的新旧节目——可以在电脑以及他们最新的iPods上观看,其中包括“损失,法律与秩序”节目(Lost and Law & Order)。

TiVo公司也灵活多了,他们拓展了他们的数码录制服务以允许将视频转换到iPod和索尼的便携娱乐平台(PlayStation Portable)上。

在音频资料上,国家公众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已经开始制作免费播客,其特色是短小精干。任何人有个音乐播放器都可以在任何时间和地点收听。

当然还有许多直接数字化的资料:比如像Yahoo的Flickr站点上,数码相片就能很容易地共享,即使是在陌生人之间。

位于芝加哥的伊利诺斯大学传播学教授Steve Jones认为:集中化和容易获取能使人们更加潇洒自如,他们可以更专注于评价信息的价值而不用费大力气去搜寻。

但是也有一个危险,他认为,即人们会想当然地把信息看得很简单:以为排在前面的就是最好的。

更糟的是,人们确实是这样简单化的。

Toronto大学的社会学研究生Jennifer Kayahara做了一个实际调查表明:如果是这样简化处理人们会反受其害。

她说:“对那些没有进行广泛的在线检索的人而言,他们给出的理由是:‘信息太多了’”,同时人们又要担心可能会错过些什么,可惜却没有时间去把它检索出来。

关键在于:是技术工具把你搜索的或想要的条目推向最前面的,即使你自己并没有留意到。搜索分析师Danny Sullivan把这类技术工具描述为“某种能从一堆破烂中找出好东西的金属探测器或磁石”。

虚拟社区将改变这一切。

一个刚被Yahoo收购的名为“美味书签”(del.icio.us)的在线书签服务能通过查看那些与你有相似书签收藏夹的人们常去之处来帮助你发现新的网络站点。这种理念在于有相似的书签的人很可能有共同的兴趣。

想像一下这种可能性吧,如果一群研究非洲历史的学者能得到的一套检索结果,也许侧重于图书和学术性期刊,而同时,音乐爱好者们用同样的搜索方式却得到另一套检索结果,是着重在娱乐方面。

Del.icio.us,、Flickr以及一些新的服务项目都支持标签(tagging)这种通过关键词来组织条目的功能。群体的智慧运用于标签上一定能识别那些计算机用其他方式无法检索的东西。

技术本身并不重要,搜索公司们也正在积极地寻求更好的技术,特别是在检索音频和视频信息上。

“当我们把无数的电影、图书和音乐放在网络上时,社会性网络、搜索引擎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相应发明显得非常重要”,一位名为Brewster Kahle搜索前辈如此说道,他创建了一个非营利保护组织——互联网档案馆(the Internet Archive)。

如果你要检索,更重要的将是良好的检索能力——信息素养(infoliteracy)——即知道在哪里和怎样去搜索以及如何评估你所得到的信息。

当人们在24/7式数字信息面前无所适从的时候这也十分重要,因为如今不仅是计算机,连移动电话也成了检索和浏览的工具,而iPods也变成了小小的电视播放器。

21岁的纽约大学传播学三年级学生Rachel Edelman发现她那老式的还只能播放音乐的iPod就已经足够让她分心的了。“如果我正在听音乐,我就不能去想其他事情了,功课、朋友,家庭或者其他东西,甚至仅仅是大街上的事情或者城市的变化都无法注意了”,她说。

随着无线网络存取方式渗透进生活的每个地方——它甚至已经闯进了飞机和出租车——我们将不得不去开创新的信息时代的栖息地。

“如果你除了睡觉外无时无刻都被过多的媒体产品所包围,你哪里会有独立思考的时间呢?”Nielsen Norman Group的网络设计专家Jakob Nielsen说道:“你或许会有所有的信息片断,但是最高的层次是知识和理解。如果你被那种无尽的信息流不停地冲刷,你肯定就没有时间去深入思考了。”

你所能做的就是“卧倒”!

【译注:下面是两位图书馆人的Blog对于这篇文章的相关评论,还有点意思】

 

之一:原文出处:All You Can Do is Duck  Sunday, January 01, 2006

这篇文章令我有些困惑

困惑之处:记者Anick Jesdanum访问了一个纽约大学的学生,该学生说:

“‘图书馆有点让人丧气,因为我不得不到那儿去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学术领域来组织的,我甚至不知道如何下手。’Quaranta这样说道。”

OK,就算这些没有什么值得困惑的(我曾经听说过学生们不愿进图书馆都是因为图书馆有点让人丧气,而不是因为他们是按照“学科领域”组织的),但是让我晕菜的是读到前面的这段:

“22岁的纽约大学的教育学研究生Nicole Quaranta的大部分研究都是通过网上完成的,她会检索许多学术报刊文章的数据库,但很少检索图书,即使她有时也承认某一本其作者费时多年写就的300页的大书中也有些独特的观点。”

我很想知道这个学生是否意识到它实际上正在利用图书馆呢。而且,这类数据库中文章也是按照(噢,耶!)“学术领域”组织的。图书——这个让她觉得气馁的图书馆的一部分——同样是可以检索的,利用图书馆目录——(她奶奶的!)也是按照学科领域来编目的。这是一个我不百分之百反对Google等公司的图书扫描计划的原因,因为他们或许能实实在在地使得学生对图书产生兴趣。(天哪!)虽然许多学生会仅仅是抽取书中令他们感兴趣的部分用在自己的研究中,但他们也是在利用图书了。而且也许(仅是也许!)他们会真的去读完整的一本书。

我发现这篇文章另外也有颇为有趣的段落,就是提到del.icio.us和Flickr的地方:

“一个刚被Yahoo收购的名为‘美味书签’(del.icio.us)的在线书签服务能通过查看那些与你有相似收藏夹的人们常去之处来帮助你发现新的网络站点。这种理念在于有相似的书签的人很可能有共同的兴趣。“

“Del.icio.us,、Flickr以及一些新的服务项目都支持标签(tagging)这种通过关键词来组织条目的功能。”

“更重要的将是良好的搜索能力——信息素养——即知道在哪里和怎样去搜索以及评估你所得到的信息。”

噢,这是个绝佳的机会来卖弄一下如何利用标签来提升图书馆目录的功能呢。不,已经错失这个良机了。图书馆一贯被认为是使用一套保守的分类体系的,没错,我们确实是这样的。然而,我们正面临一场新的革命——在利用我们的目录来分类和(更加重要的是)查找资料的时候,用户们要求使用他们自己的一套框架(例如Library Thing[一个帮助人们轻松编目自己图书的在线服务,译注])——图书馆员们应该意识到这一点。我不是说我们应该抛弃DDC(杜威法)之类的东西了,我是说,我们要关注外面发生了什么并做出预测,仅仅是预测。

 

之二:原文出处:Information overload–The New “Duck & Cover?  【译注参见:Duck & Cover

今天我在the Boston Globe上发现了一篇有趣的文章:

这篇文章大部分在说学生们如何轻松的检索信息,但却很少花费点宝贵的时光来处理它们。我知道就我个人而言,因为收集了大量的信息却没有时间来有效组织它们我是很紧张的。

引用一段吧:

“如果你除了睡觉外无时无刻都被被过多的媒体产品所包围,你哪里会有独立思考的时间呢?”Nielsen Norman Group的网络设计专家Jakob Nielsen说道:“你或许会有所有的信息片断,但是最高的层次是知识和理解。如果你被那种无尽的信息流不停的冲刷,你肯定就没有时间去深思熟虑了。”你所能做的就是“卧倒”!

我把这篇文章发给了我的一个同事,他一直在悲叹他的学生们缺乏深刻的思想。这是他的回复:(先引用了一段)

22岁的纽约大学的教育学研究生Nicole Quaranta的大部分研究都是通过网上完成的,她会检索许多学术报刊文章的数据库,但很少检索图书,即使她有时也承认某一本其作者费时多年写就的300页的大书中也有些独特的观点。“图书馆有点让人丧气,因为我不得不到那儿去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学术领域来组织的,我甚至不知道如何下手。”Quaranta这样说道。

嘿嘿,如果这是个研究生,想像一下我们的那些小孩子们该有什么感觉哦

我回答他道:

我知道。但是想像一下如果这段引文是这样的吧:

“图书馆有点让人丧气,因为我不得不到那儿去的时候却发现‘没有任何东西’是按照学术领域来组织的:都是随处乱扔在桌子或者书架上,显示在计算机屏幕上的书目也是一个随意开列的单子——就像Google检索出的那种——我甚至不知道如何下手”,Quaranta说道。

Translated By:ginger

关于图书馆与图书馆2.0

Posted in 网志速递 at 1:03 pm by youyuan

原文出处: Do Libraries Matter: On Library & Librarian 2.0  by  Michael Stephens

请允许我将你的注意力转移到这篇“图书馆紧要吗?图书馆2.0的兴起”的文章上来,它是Ken Chad和Paul Miller发布在Talis上的一篇论文(PDF格式)。

在一次会议上他们对此有过议论,Jenny在这里记录过。是继续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了,这是为了通过社会软件与图书馆用户的展望来改进图书馆未来的服务。

Chad和Miller建议道,“图书馆2.0是是一个不同于现今图书馆用户期望的服务概念。从这一点看,用户可以可以随时随地地获取图书馆的信息”。

阿门。这份英国文章的描述也同样适用于美国图书馆。变化正在酝酿之中。这也是我们如今最流行的讨论,特别是上周在芝加哥公共图书馆的SIR计划中。这一周我仍在继续这一讨论。我飞抵德克萨斯参加北德克萨斯大学上课,我正在那里攻读博士学位。

图书馆2.0的原则

这些讨论都应该在你的图书馆进行。如何改变与提高服务以适应这种新的模式?Chad和Miller细化了四个原则;我们来看一下并思考图书馆迟早都需要的反思。

·1.  图书馆无处不在。

我这里提醒一下,从公共图书馆到学院图书馆都应成为社区的实际存在。通过技术延伸以及超越图书馆的围墙以达到家庭或学生用户,这是每一个图书馆组织的目标。我们不能再躲在参考台后或者图书馆的建筑堡垒之中。

因此,缺少即时通讯的图书馆如今看来是多大的障碍,就像图书馆的短消息服务。同样也要密切关注这一技术。在周三晚间的博士座谈会的讨论中,一个学生指出从google获取短消息是如此容易,她那天就用这个查找信息。

“你曾考虑到图书馆吗?”我问到。

她的回答:没有。

·2.  图书馆无阻碍

我们为读者获取需要的信息设置了多少障碍?你在你的图书馆里封锁了资源与系统了吗?相信你的用户怎么样都可以获取任何的资料——让你的系统更易于利用吧。

在你的图书馆还有哪些阻碍?你发出了什么信息?没有手机,公用计算机上没有即时通讯工具,没有交流,没有工作站里的合作,没有道谢。我将会去星巴克

·3.  图书馆邀请用户参与。

这个Ann Arbor区图书馆合作网站会让你倾倒。实际上,这就是模型。我鼓励你和你的同事在下一次的战略会议上讨论。我们需要自问,“我们如何同用户互动?”别担心。你的用户不会咬人。

你计划建设新的建筑还是应用新的技术?我相信你的技术欲望正被控制,但是你让你的社区行动了吗?你们开展了博客计划,以便让人们知悉他们的纳税,学生收费或资金支出是怎样消费的吗?

同样,通过信息源和我订阅的博客,图书馆目录的标签化这一主意屡次提及,从示例的标签云到实际操作。我没有参与但仍有很多感受。为什么不与用户就馆藏的描述而共同合作呢?

我和O’Connor博士想出了为图书馆馆藏提供标签云的方法:当用户在图书馆时,一个手工操作的设备阅读RFID标签并创建直观表示的东西?

·4.  图书馆利用灵活与易更新的系统。

Chad和Miller写道,图书馆需要适用于硬件的软件,而不是集成电路。我想,有时候图书馆在决策如何利用技术的时候,没有更长远的考虑。系统之间如何交互?例如,我们如何向用户解释图书馆的设备与他的IPOD不兼容?

我们需要同专家、数据库提供商、期刊订阅服务机构坦诚交流,询问他们:“你们尽力做到了你们的产品能够适用于我们的用户了吗,无论他们在哪里?”了解一下RSS源,标签,用户评论是否也有。卖方知悉这些,将会带到他们未来的创新中。

Chad和Miller要求进一步探讨。如果这样,我也要参与!我增加了如下思考:

·图书馆给人心灵的鼓舞。

当服务用户时,我们必须记住他们。对我来说,图书馆2.0就是一个实体的或虚拟的聚会场所,在那里,通过信息、娱乐、自我创造,我的感情需要可以得到满足。图书馆2.0就是为了教会我引导我利用图书馆系统来实现这些。正如Abram所说,图书馆将提供“净化”:“图书馆学需要定位自我,图书馆需要帮助人们寻找到问题的答案”。

·图书馆人性化

不管服务如何获取,用户都要看图书馆的表面。图书馆员通过亲自或者电子方式引导读者,这样他们就不会像电影或电视中出现的那样无所适从。精通社会性工具,能够跟随每一个变化,这样的图书馆员才能鼓励与培育未来的读者。你不喜欢成为这样的图书馆员,吗?

·图书馆承认用户也是人。

图书馆大声说话的场所必是充满协作与交谈的。恭喜那些负责人,他们将建立舒适的聚会场所,那里有舒适的椅子和灯光,我可以通过旅行的书籍与接入我的电脑以计划我的下一次出行。一些不可改变的东西将会成为障碍,它们需要改变。

最后,web2.0的技术,包括博客,评论,允许我参与这一讨论。通过即使通讯软件,我早晨联系到了Michael Casey ,LibraryCrunch的作者,我告诉他这篇文章并希望他也写点什么。“图书馆员建设图书馆2.0还需要什么?”我想知道。

“我们需要看一下我们提供的所有服务并问自己,‘它们仍是服务于用户吗、’以及‘他们是服务于广泛的群体吗?’”,他质疑道。“图书馆2.0也许超越其他,而是永恒变化的观念。不仅是永恒变化的图书馆,我们我也承认我们的社区是永恒变化的,我们的服务也应随之变化。”

Chad和Miller总结了他们的论文说:“简单地说,图书馆必须开始利用web2.0技术以满足现在的用户期望,如果它们想跟得上其他信息提供者的话”。

我们的用户有期望。我们的社区正在改变。图书馆与图书馆员也必须改变。在你们下一次日程安排的会议上讨论图书馆2.0吧!你们的用户将心存感激。

Translated by youyuan 

January 3, 2006

从哪里开始?与Michael Casey关于图书馆2.0的对话

Posted in 网志速递 at 11:51 pm by youyuan

原文出处:Where Do We Begin? A Library 2.0 Conversation with Michael Casey

by Michael Stephens & Michael Casey

博客界关于图书馆2.0的讨论仍在继续。Meredith Farkas,以她的思考方式在“Information Wants to be Free”上说,“我仍然很困惑图书馆2.0究竟像什么以及我们如何实现图书馆2.0”。

弄清楚图书馆2.0的概念以及通往图书馆2.0之路也是我正在思考的。实际上,不久前,我因为SIR计划与芝加哥公共图书馆合作之后曾在TTW写过。那个帖子实际上是基于我和Sharon Wiseman通过一封简短的邮件,他是那里人力开发的主管。

那篇文章引起Rochelle欢呼雀跃,包括:

如果我感觉沮丧,那我的日常工作究竟想要什么。尽管我热爱学习图书馆以及web2.0,并且想法设法利用技术为读者与同事服务,但我还是确信多数(大多数)图书馆连Michael设想的起步阶段都没有达到。我相信你会让我明白,如果我错了(我也希望如此)。

然后是The Gypsy Librarian的思考片断:

我的第一反应是“棒极了,但遗漏了很多事情”。譬如,Michael建议送一些人到像Gaming Symposium这样的地方,这就是空想,没有考虑到资金的问题。我的经历就是一个最好的案例。如果我告诉图书馆负责人想建一个技术性问题的“智囊库”,需要送三个人和我自己去参加一些讨论会,我的上司脸上会闪出和蔼的微笑并外交辞令般地告诉我,没有钱。这只是一个例子。

这些讨论引发我追问“我们从哪里开始?”最好的方式是打电话给Michael Casey并坐下来讨论图书馆2.0之路。按照我的意思,应该是在他的星巴克,但是现在我们只能坐在网络星巴克里聊天。

Michael Stephens:Michael,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去参与。我应该说的是,如果你不能参与就去阅读涉及广泛的Gaming Symposium,并准备一份简短的满足于你的图书馆战略规划的汇报。

我的意思是,图书馆会议越来越利于参与。我们参加的大多数偏向于技术的会议可能都被博客维基flickr报道,因此只需要职员利用时间去阅读并消化。网络研讨会也同样有用。这是我们可以达到的起点。

Michael Casey:哦,我同意。我对最近一些会议的博客报道深有印象。我想任何一个图书馆都可以坐下来并收看博客界生动的讨论,并找出通往图书馆2.0之路。如果不能派送人员去参加会议,至少也要指定“新技术委员会”成员去评论会议传达出的信息,并找出一些感兴趣的观点去实行。我真的希望即时一个小图书馆也可以找到几个有才能的职员去观察新技术及其在图书馆服务中的功能。

资金问题也是图书馆2.0方程式中的一部分——每个图书馆的起点不同,每个图书馆的资金支持也不同。有效使用有限资源也是图书馆2.0的关键。找出哪个会引来新的用户并经常重新评测这些服务是至关紧要的。

Michael Stephens:当然。那就是多我对技术计划以及用户费用支出的立场。我不能想象一个主管或负责人并不愿意花费时间到新技术委员会上。理想的方式是,先观看,集合所有新出的信息,然后做出评论。这样的思考前卫吗?负责部门或主管团体会满意于这种对未来的展望,而非过去行事的方式?

Michael Casey:我认为负责部门将会很高兴,因为图书馆正在努力增加用户基础,以及随之带来的纳税人的高兴与满意。任何时候,我们能吸引更多的用户,无论是通过实体的还是虚拟渠道,我们都将增加我们的政治资本。

关于主管部门提醒我我们的大多数斗争都不是同用户,而是内部人之间的。用户比我们的管理人员经常更可能接受新的观点与服务!

Michael Stephens:对…我们的用户正在使用我们讨论的互联网工具和网站。看一下Yahoo 360MySpace发生了什么。也许主管部门和负责人需要尝试一下社会软件与一些烦恼库之外的思考了。也许,他们也需要参加gaming session去展望一下未来。

这个讨论正在展开,John Blyberg写了一篇“图书馆2.0的洞见”这里有更多要点需要讨论。看上去很多人都在思考图书馆改变的路标。Blyberg提到了一些障碍——卖方(vendor)就是一个。我情不自禁地想最大的障碍就是我们自己。一些图书馆员是图书馆变革的绊脚石吗?图书馆员是图书馆2.0的障碍吗?

Michael Casey:我也赞成John说的“如果我们争辩语义学,那我们就出轨了”。我希望我们把图书馆2.0当作一条改进服务的变革之路。如果越俎代庖,那我们就很难摆脱。某种程度上说,我们是自己最糟的敌人。我们拘泥于惯例,不去看一下多数人已经不再利用我们的服务,仍然还为同一群人提供相同的服务。我经常提到我们要争取“长尾”,就是努力去吸引那些甚至都不把图书馆当作可以利用的资源的多数人。如果我们不能摆脱这种模式以及思考方式,那我们将不会前进。

Michael Stephens:这是关于长尾以及精神鼓励,不是吗?用户的心思在哪里,图书馆员的心思也应该在哪里,无论是个人还是网上。这吓坏了一些图书馆员。这与资源的组织与不希望人打扰不同。

这类政策让图书馆回到100多年前。我喜欢这副图片的相关评论,包括,“当我最终成为我的图书馆(小学院图书馆)领导人的时候,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邀请人们来图书馆,并且可以带上他们的咖啡!感动与幸福,有些人说他们已10年没有来图书馆了”。

图书馆需要快乐的读者吗?我认为是的。

图书馆员:到你的图书馆转一圈。哪些强制规定已经过期并设置了信息与用户之间的障碍?公用计算机上有即使通讯吗?用户通过时髦的网站界面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把握?希望如此。一张舒适的椅子,明亮的灯光,一些时尚的杂志供翻阅?Oh yeah!咖啡或者茶?好吧。

我想图书馆2.0的大部分就是检查我们的规则与程序,这些这些东西都是图书馆制造的用户获取信息的障碍。

现在的人们认为图书馆如何?看一下OCLC新发布的资料吧,包括图书馆标牌这一部分。我知道图书馆2.0决不是关于图书或者图书馆是书的存放地,而是关于广泛的服务与获取点,它们依赖于用户社区与图书馆的支持。让图书馆与我们自己都有标牌吧!图书馆2.0的标牌是什么呢?

Michael Casey:这份OCLC报告是很好的——它真的揭示了许多我们谈论很久的东西。今天的图书馆是什么?它当然不是简单的书籍的集合——我认为那一页很多年前就过去了。OCLC问卷的回答者一致认为,“信息”——大多数的免费信息——是他们面对图书馆时的观念。

OCLC研究中令人不安的是青年人与图书馆之间消息的联系——我希望在这一块我们要努力去补偿这些青年人。

Michael Stephens:我现在想到的是:OCLC的理解,the Gaming Symposium, 与芝加哥公共图书馆的合作,以及这里的讨论,它们都是图书馆2.0的观点。这样一种观点,即图书馆作为孩子们奔跑与舞蹈、年轻人录制播客和数码录像的场所,就像主管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娱乐内容一样。我很高兴这一点,我喜欢内容创造部分,essmyn在这里提过。

Michael Casey:有趣的是,OCLC新报告中提到了作为图书馆一项主要目的的娱乐功能的出现,它直接出现在图书馆的图书、信息、研究三位一体功能之后。关于娱乐我们需要做的有很多,这也是我们真正需要管理我们的用户知识以提高社区需要的服务。如果这意味着需要改变我们曾经以为的基本的服务,那就改吧。我们关心的是服务的使命,而不是继续陈旧的服务。

Michael Stephens:娱乐!那也是属于心灵的一部分。并且那也是为长尾中的每一个人。

Michael,从那里我们走向何处呢?

Michael Casey:我讨厌似乎是结束的时候,但我将就这个问题给你的社区做出建议。同你的用户谈话,看着你的社区,接触那些不用图书馆的人,并且询问他们为什么不利用这些免费的资源。这些是用户使用图书馆的障碍吗?如果是,怎么扫除?

看一下你们的服务——你们用无效的方式分配有价值的资源了吗?图书馆2.0不仅仅是用技术武装图书馆——尽管这是其中的一部分。是检查你的图书馆的所作所为并做出行动的时候了,这样才能迎接崭新的用户到图书馆中来。

Michael,我非常感谢你邀请我参与这个美妙的讨论。我对图书馆2.0真的很兴奋,但不止如此,我也对会议与网络中的不同层次的讨论而感到兴奋。图书馆正面临着一次独一无二的机遇,不管是在技术方面还是服务方面。Michael,引用你的话,“这是做图书馆员多美好的时代”!

Translated by youyuan

Unmodified  Edition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