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5, 2006

关于图书馆与图书馆2.0

Posted in 网志速递 at 1:03 pm by youyuan

原文出处: Do Libraries Matter: On Library & Librarian 2.0  by  Michael Stephens

请允许我将你的注意力转移到这篇“图书馆紧要吗?图书馆2.0的兴起”的文章上来,它是Ken Chad和Paul Miller发布在Talis上的一篇论文(PDF格式)。

在一次会议上他们对此有过议论,Jenny在这里记录过。是继续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了,这是为了通过社会软件与图书馆用户的展望来改进图书馆未来的服务。

Chad和Miller建议道,“图书馆2.0是是一个不同于现今图书馆用户期望的服务概念。从这一点看,用户可以可以随时随地地获取图书馆的信息”。

阿门。这份英国文章的描述也同样适用于美国图书馆。变化正在酝酿之中。这也是我们如今最流行的讨论,特别是上周在芝加哥公共图书馆的SIR计划中。这一周我仍在继续这一讨论。我飞抵德克萨斯参加北德克萨斯大学上课,我正在那里攻读博士学位。

图书馆2.0的原则

这些讨论都应该在你的图书馆进行。如何改变与提高服务以适应这种新的模式?Chad和Miller细化了四个原则;我们来看一下并思考图书馆迟早都需要的反思。

·1.  图书馆无处不在。

我这里提醒一下,从公共图书馆到学院图书馆都应成为社区的实际存在。通过技术延伸以及超越图书馆的围墙以达到家庭或学生用户,这是每一个图书馆组织的目标。我们不能再躲在参考台后或者图书馆的建筑堡垒之中。

因此,缺少即时通讯的图书馆如今看来是多大的障碍,就像图书馆的短消息服务。同样也要密切关注这一技术。在周三晚间的博士座谈会的讨论中,一个学生指出从google获取短消息是如此容易,她那天就用这个查找信息。

“你曾考虑到图书馆吗?”我问到。

她的回答:没有。

·2.  图书馆无阻碍

我们为读者获取需要的信息设置了多少障碍?你在你的图书馆里封锁了资源与系统了吗?相信你的用户怎么样都可以获取任何的资料——让你的系统更易于利用吧。

在你的图书馆还有哪些阻碍?你发出了什么信息?没有手机,公用计算机上没有即时通讯工具,没有交流,没有工作站里的合作,没有道谢。我将会去星巴克

·3.  图书馆邀请用户参与。

这个Ann Arbor区图书馆合作网站会让你倾倒。实际上,这就是模型。我鼓励你和你的同事在下一次的战略会议上讨论。我们需要自问,“我们如何同用户互动?”别担心。你的用户不会咬人。

你计划建设新的建筑还是应用新的技术?我相信你的技术欲望正被控制,但是你让你的社区行动了吗?你们开展了博客计划,以便让人们知悉他们的纳税,学生收费或资金支出是怎样消费的吗?

同样,通过信息源和我订阅的博客,图书馆目录的标签化这一主意屡次提及,从示例的标签云到实际操作。我没有参与但仍有很多感受。为什么不与用户就馆藏的描述而共同合作呢?

我和O’Connor博士想出了为图书馆馆藏提供标签云的方法:当用户在图书馆时,一个手工操作的设备阅读RFID标签并创建直观表示的东西?

·4.  图书馆利用灵活与易更新的系统。

Chad和Miller写道,图书馆需要适用于硬件的软件,而不是集成电路。我想,有时候图书馆在决策如何利用技术的时候,没有更长远的考虑。系统之间如何交互?例如,我们如何向用户解释图书馆的设备与他的IPOD不兼容?

我们需要同专家、数据库提供商、期刊订阅服务机构坦诚交流,询问他们:“你们尽力做到了你们的产品能够适用于我们的用户了吗,无论他们在哪里?”了解一下RSS源,标签,用户评论是否也有。卖方知悉这些,将会带到他们未来的创新中。

Chad和Miller要求进一步探讨。如果这样,我也要参与!我增加了如下思考:

·图书馆给人心灵的鼓舞。

当服务用户时,我们必须记住他们。对我来说,图书馆2.0就是一个实体的或虚拟的聚会场所,在那里,通过信息、娱乐、自我创造,我的感情需要可以得到满足。图书馆2.0就是为了教会我引导我利用图书馆系统来实现这些。正如Abram所说,图书馆将提供“净化”:“图书馆学需要定位自我,图书馆需要帮助人们寻找到问题的答案”。

·图书馆人性化

不管服务如何获取,用户都要看图书馆的表面。图书馆员通过亲自或者电子方式引导读者,这样他们就不会像电影或电视中出现的那样无所适从。精通社会性工具,能够跟随每一个变化,这样的图书馆员才能鼓励与培育未来的读者。你不喜欢成为这样的图书馆员,吗?

·图书馆承认用户也是人。

图书馆大声说话的场所必是充满协作与交谈的。恭喜那些负责人,他们将建立舒适的聚会场所,那里有舒适的椅子和灯光,我可以通过旅行的书籍与接入我的电脑以计划我的下一次出行。一些不可改变的东西将会成为障碍,它们需要改变。

最后,web2.0的技术,包括博客,评论,允许我参与这一讨论。通过即使通讯软件,我早晨联系到了Michael Casey ,LibraryCrunch的作者,我告诉他这篇文章并希望他也写点什么。“图书馆员建设图书馆2.0还需要什么?”我想知道。

“我们需要看一下我们提供的所有服务并问自己,‘它们仍是服务于用户吗、’以及‘他们是服务于广泛的群体吗?’”,他质疑道。“图书馆2.0也许超越其他,而是永恒变化的观念。不仅是永恒变化的图书馆,我们我也承认我们的社区是永恒变化的,我们的服务也应随之变化。”

Chad和Miller总结了他们的论文说:“简单地说,图书馆必须开始利用web2.0技术以满足现在的用户期望,如果它们想跟得上其他信息提供者的话”。

我们的用户有期望。我们的社区正在改变。图书馆与图书馆员也必须改变。在你们下一次日程安排的会议上讨论图书馆2.0吧!你们的用户将心存感激。

Translated by youyuan 

Advertisements

January 3, 2006

从哪里开始?与Michael Casey关于图书馆2.0的对话

Posted in 网志速递 at 11:51 pm by youyuan

原文出处:Where Do We Begin? A Library 2.0 Conversation with Michael Casey

by Michael Stephens & Michael Casey

博客界关于图书馆2.0的讨论仍在继续。Meredith Farkas,以她的思考方式在“Information Wants to be Free”上说,“我仍然很困惑图书馆2.0究竟像什么以及我们如何实现图书馆2.0”。

弄清楚图书馆2.0的概念以及通往图书馆2.0之路也是我正在思考的。实际上,不久前,我因为SIR计划与芝加哥公共图书馆合作之后曾在TTW写过。那个帖子实际上是基于我和Sharon Wiseman通过一封简短的邮件,他是那里人力开发的主管。

那篇文章引起Rochelle欢呼雀跃,包括:

如果我感觉沮丧,那我的日常工作究竟想要什么。尽管我热爱学习图书馆以及web2.0,并且想法设法利用技术为读者与同事服务,但我还是确信多数(大多数)图书馆连Michael设想的起步阶段都没有达到。我相信你会让我明白,如果我错了(我也希望如此)。

然后是The Gypsy Librarian的思考片断:

我的第一反应是“棒极了,但遗漏了很多事情”。譬如,Michael建议送一些人到像Gaming Symposium这样的地方,这就是空想,没有考虑到资金的问题。我的经历就是一个最好的案例。如果我告诉图书馆负责人想建一个技术性问题的“智囊库”,需要送三个人和我自己去参加一些讨论会,我的上司脸上会闪出和蔼的微笑并外交辞令般地告诉我,没有钱。这只是一个例子。

这些讨论引发我追问“我们从哪里开始?”最好的方式是打电话给Michael Casey并坐下来讨论图书馆2.0之路。按照我的意思,应该是在他的星巴克,但是现在我们只能坐在网络星巴克里聊天。

Michael Stephens:Michael,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去参与。我应该说的是,如果你不能参与就去阅读涉及广泛的Gaming Symposium,并准备一份简短的满足于你的图书馆战略规划的汇报。

我的意思是,图书馆会议越来越利于参与。我们参加的大多数偏向于技术的会议可能都被博客维基flickr报道,因此只需要职员利用时间去阅读并消化。网络研讨会也同样有用。这是我们可以达到的起点。

Michael Casey:哦,我同意。我对最近一些会议的博客报道深有印象。我想任何一个图书馆都可以坐下来并收看博客界生动的讨论,并找出通往图书馆2.0之路。如果不能派送人员去参加会议,至少也要指定“新技术委员会”成员去评论会议传达出的信息,并找出一些感兴趣的观点去实行。我真的希望即时一个小图书馆也可以找到几个有才能的职员去观察新技术及其在图书馆服务中的功能。

资金问题也是图书馆2.0方程式中的一部分——每个图书馆的起点不同,每个图书馆的资金支持也不同。有效使用有限资源也是图书馆2.0的关键。找出哪个会引来新的用户并经常重新评测这些服务是至关紧要的。

Michael Stephens:当然。那就是多我对技术计划以及用户费用支出的立场。我不能想象一个主管或负责人并不愿意花费时间到新技术委员会上。理想的方式是,先观看,集合所有新出的信息,然后做出评论。这样的思考前卫吗?负责部门或主管团体会满意于这种对未来的展望,而非过去行事的方式?

Michael Casey:我认为负责部门将会很高兴,因为图书馆正在努力增加用户基础,以及随之带来的纳税人的高兴与满意。任何时候,我们能吸引更多的用户,无论是通过实体的还是虚拟渠道,我们都将增加我们的政治资本。

关于主管部门提醒我我们的大多数斗争都不是同用户,而是内部人之间的。用户比我们的管理人员经常更可能接受新的观点与服务!

Michael Stephens:对…我们的用户正在使用我们讨论的互联网工具和网站。看一下Yahoo 360MySpace发生了什么。也许主管部门和负责人需要尝试一下社会软件与一些烦恼库之外的思考了。也许,他们也需要参加gaming session去展望一下未来。

这个讨论正在展开,John Blyberg写了一篇“图书馆2.0的洞见”这里有更多要点需要讨论。看上去很多人都在思考图书馆改变的路标。Blyberg提到了一些障碍——卖方(vendor)就是一个。我情不自禁地想最大的障碍就是我们自己。一些图书馆员是图书馆变革的绊脚石吗?图书馆员是图书馆2.0的障碍吗?

Michael Casey:我也赞成John说的“如果我们争辩语义学,那我们就出轨了”。我希望我们把图书馆2.0当作一条改进服务的变革之路。如果越俎代庖,那我们就很难摆脱。某种程度上说,我们是自己最糟的敌人。我们拘泥于惯例,不去看一下多数人已经不再利用我们的服务,仍然还为同一群人提供相同的服务。我经常提到我们要争取“长尾”,就是努力去吸引那些甚至都不把图书馆当作可以利用的资源的多数人。如果我们不能摆脱这种模式以及思考方式,那我们将不会前进。

Michael Stephens:这是关于长尾以及精神鼓励,不是吗?用户的心思在哪里,图书馆员的心思也应该在哪里,无论是个人还是网上。这吓坏了一些图书馆员。这与资源的组织与不希望人打扰不同。

这类政策让图书馆回到100多年前。我喜欢这副图片的相关评论,包括,“当我最终成为我的图书馆(小学院图书馆)领导人的时候,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邀请人们来图书馆,并且可以带上他们的咖啡!感动与幸福,有些人说他们已10年没有来图书馆了”。

图书馆需要快乐的读者吗?我认为是的。

图书馆员:到你的图书馆转一圈。哪些强制规定已经过期并设置了信息与用户之间的障碍?公用计算机上有即使通讯吗?用户通过时髦的网站界面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把握?希望如此。一张舒适的椅子,明亮的灯光,一些时尚的杂志供翻阅?Oh yeah!咖啡或者茶?好吧。

我想图书馆2.0的大部分就是检查我们的规则与程序,这些这些东西都是图书馆制造的用户获取信息的障碍。

现在的人们认为图书馆如何?看一下OCLC新发布的资料吧,包括图书馆标牌这一部分。我知道图书馆2.0决不是关于图书或者图书馆是书的存放地,而是关于广泛的服务与获取点,它们依赖于用户社区与图书馆的支持。让图书馆与我们自己都有标牌吧!图书馆2.0的标牌是什么呢?

Michael Casey:这份OCLC报告是很好的——它真的揭示了许多我们谈论很久的东西。今天的图书馆是什么?它当然不是简单的书籍的集合——我认为那一页很多年前就过去了。OCLC问卷的回答者一致认为,“信息”——大多数的免费信息——是他们面对图书馆时的观念。

OCLC研究中令人不安的是青年人与图书馆之间消息的联系——我希望在这一块我们要努力去补偿这些青年人。

Michael Stephens:我现在想到的是:OCLC的理解,the Gaming Symposium, 与芝加哥公共图书馆的合作,以及这里的讨论,它们都是图书馆2.0的观点。这样一种观点,即图书馆作为孩子们奔跑与舞蹈、年轻人录制播客和数码录像的场所,就像主管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娱乐内容一样。我很高兴这一点,我喜欢内容创造部分,essmyn在这里提过。

Michael Casey:有趣的是,OCLC新报告中提到了作为图书馆一项主要目的的娱乐功能的出现,它直接出现在图书馆的图书、信息、研究三位一体功能之后。关于娱乐我们需要做的有很多,这也是我们真正需要管理我们的用户知识以提高社区需要的服务。如果这意味着需要改变我们曾经以为的基本的服务,那就改吧。我们关心的是服务的使命,而不是继续陈旧的服务。

Michael Stephens:娱乐!那也是属于心灵的一部分。并且那也是为长尾中的每一个人。

Michael,从那里我们走向何处呢?

Michael Casey:我讨厌似乎是结束的时候,但我将就这个问题给你的社区做出建议。同你的用户谈话,看着你的社区,接触那些不用图书馆的人,并且询问他们为什么不利用这些免费的资源。这些是用户使用图书馆的障碍吗?如果是,怎么扫除?

看一下你们的服务——你们用无效的方式分配有价值的资源了吗?图书馆2.0不仅仅是用技术武装图书馆——尽管这是其中的一部分。是检查你的图书馆的所作所为并做出行动的时候了,这样才能迎接崭新的用户到图书馆中来。

Michael,我非常感谢你邀请我参与这个美妙的讨论。我对图书馆2.0真的很兴奋,但不止如此,我也对会议与网络中的不同层次的讨论而感到兴奋。图书馆正面临着一次独一无二的机遇,不管是在技术方面还是服务方面。Michael,引用你的话,“这是做图书馆员多美好的时代”!

Translated by youyuan

Unmodified  Edition

你眼中的我是什么样的?--一个图书馆读者的网志

Posted in 网志速递 at 10:02 pm by Liblog

原文出处:A Library Patron Blog By:Dodie Gaudet

想知道读者是如何看待公共图书馆的么?想知道读者对于公共图书馆的期许是什么么?米国密歇根州安娜堡市一个名为爱德华.飞梅悌的读者开始通过网志来发表他对他的公共图书馆(即安娜堡市公共图书馆)的认知和理解。

根据爱德华的说法,“超级读者是一个为那些热爱图书馆的读者而设立的网志,这些读者乐于献出他们所能提供的一切,并且经常性的关注世界范围内的图书馆界的伟大创意。”

这是一个有着高科技头脑,并且乐于帮助图书馆更好的面向未来,更好的满足读者需求的读者。

这个超级读者的网志地址是:http://vielmetti.typepad.com/superpatron/

译者语:去看看吧,绝对不亚于专业选手。

Translated By:Qiantu

December 21, 2005

《图书馆与信息资源的理解:给oclc成员的报告》之结论部分

Posted in 资料解析 at 6:29 pm by youyuan

 原文出处:Perceptions of Libraries and Information Resources (2005)Conclusion  by OCLC

《图书馆与信息资源的理解:给oclc成员的报告》,这份报告的目的在于为oclc成员馆和信息机构提供大量信息用户对图书馆的理解、信息查询行为的数据,以及当他们在使用信息工具的时候图书馆在他们心中所处的地位的相关数据。

这个报告是为了更好地理解在信息资源如此丰富的今天,人们在使用图书馆资源时所表现出的兴趣爱好与行为模式。

图书馆中大量的资源和服务以及在图书馆工作的信息专家们对今天的信息用户逐渐模糊了,但我们不能确切地说在多大范围和多长时间这些现象明显地发生了,因为正如我们在报告的介绍中所说,关于这方面目前还没有新的大范围的研究。

我们汇集了一个有关信息用户观点、爱好与评论的超过270,000条的数据库。这些数据来自于六个国家3300人的调查,包含了超过20000条详细地关于图书馆网络资源、图书馆服务和对“图书馆”标牌的观点。我们没有鉴别和分析这些数据的各个方面,因为这些数据将是我们接下来所要进行的研究所使用的资源,但我们已经发现了许多关于信息用户的行为与意识方面的知识。下面是一些发现与观察的总结。

发现——信息用户的直觉与习惯

1)84%的用户使用搜索引擎开始信息搜索,1%的人从图书馆网页上开始信息的搜索.
2)信息的质量与数量是决定信息搜索满意度的首要因素。
3)大多数信息用户评价电子资源的标准是信息的价值,其次是免费,速度的影响较小。
4)用户对付费的消息并不比免费的信息更信任,用户对免费的信息有较高的期盼。
5)图书馆用户喜欢自助服务,大多数用户在使用图书馆资源时不寻求帮助。
6)有借书证的用户比没有的用户更多的使用信息资源,有借书证的用户比没有的用户更倾向于利用图书馆。
7)年龄有时候与用户的行为有关,有时则不然。在美国不同年龄段的组里,在有的行为上用户表现得是一致的,显示出行为与年龄是无关的,电子邮件就是一个例子,在其他方面,用户的行为随着年龄的改变而有相当大的变化,例如美国的年轻人很少像超过65岁以上的人那样认为图书馆对于信息搜索过程有更大的价值。
8)不同国家不同区域的人们的调查结果大体上是一致的,而来自英国的用户与其它地区的用户表现出最多的差异。

报告——关于图书馆

1)自从网络的出现,信息用户越来越少利用图书馆。大多数对调查做出回应的用户希望今后他们不再使用图书馆。
2)图书馆服务中使用最多的是借书。
3)“书”是图书馆的标识,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替代“书”在图书馆中的地位。
3)绝大多数信息用户没有意识到图书馆拥有大量的电子资源,也没有去使用这些资源。
4)大学生有着最高的图书馆使用率和最广泛的图书资源使用率,包括纸质的和电子的。
5) 只有10%的大学生认为,在通过搜索引擎找到图书馆网站后,图书馆的馆藏可以满足他们的信息需求。
6)大多数信息用户意识到社区图书馆服务和图书馆在更大的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大多数用户认为图书馆是一个学习的地方。
7)来自用户的评论为实体图书馆提供了清晰的方向:图书馆应当是干净的、明亮的、舒适的和温暖的;那里的工作人员是友善的,开放时间应满足不同人的生活方式,还应当有宣传服务。图书馆应当寻找方法将用户所需的资料提供给他们,而不是让人们到图书馆去找。

报告——关于图书馆替代品的研究

信息用户喜欢自助服务,他们使用个人知识和公众常识来评价电子信息是否可信,他们通常跨网站检索来确认信息的真实性。

90%的用户对使用搜索引擎在最近的信息搜索中表示满意,整个搜索过程的满意度与在搜索中返回的信息的质量与数量密切相关。

人们认为他们使用搜索引擎搜索到的资料与图书馆提供的资料同样可信。
搜索引擎比图书馆或在线图书馆服务更符合人们的生活模式,大多数美国用户(从14—64岁)认为搜索引擎最适合他们的生活习惯。

结论与观察

一.报告确认

正像报告介绍中简单讨论的那样,这次调查的许多发现并没有太让人吃惊,它证实了与我们在2003年oclc环境扫描中强调的观点。

这次观察的结果证实图书馆在被用户使用,有借书证的人的数量是相当大的,大多数信息搜寻者至少一年去一次图书馆,图书馆通常负责借书、提供参考资料和提供研究帮助。用户积极地分享着这些传统的资源和图书馆空间,当要求被试对图书馆提出建议时,许多用户都建议应增加馆藏的数量和丰富传统信息资源的多样性。“更多的书”以及延长图书馆的开放时间是经常被提到的,用户清楚地表明愿意去图书馆,但图书馆的服务应当更方便。

调查结果同时也证实,大多数信息搜寻者没有能够很好的利用图书馆提供的大量的电子信息资源(例在线杂志、数据库、参考帮助等),而且很少有用户定期的使用图书馆的电子资源,大多数用户也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图书馆拥有这些资源,大多数用户没有使用图书馆的网站,而实际上通过图书馆网站可以获得大量的电子资源,在这一点上大学生是个例外,大学生使用电子资源的比例非常高而且对于图书馆所提供的电子资源也较为熟悉。

调查结果表明用户认为图书馆是“网络化”的,许多人在图书馆上网和利用网络资源,大多数高中生和大学生定期地使用图书馆里的计算机。

调查结果还证实了其它一些研究:网络信息资源有较大的普及,用户定期地使用搜索引擎,电子邮件和即时交流工具来获取与分享信息。很多用户是每天都使用这些工具,大多数用户每个星期或者个每个月都使用。垂直网站、在线新闻服务、blog和rss,这些都在被使用,尽管还不是很普及。图书馆对于信息用户不在是首要的或者唯一的选择,搜索引擎是用户开始一次搜索最喜欢采用的工具。google是人们开始搜索时最常使用的搜索工具。

信息资源市场——信息搜索工具、信息内容与获取手段在日益增加,而不是萎缩。信息资源市场为那些使用网络来搜寻信息与内容的人提供更多的意见与选择,信息用户喜欢采用新的方法并将这些方法融入到他们的搜寻习惯中去,人们仍然在阅读,但随着其他消费信息和内容的方式的增加,人们开始减少传统意义上的阅读,图书馆被认为是阅览传统资源的地方(例如图书、参考资料和研究帮助等)或是可以上网的地方,同时结果也证明图书馆不是人们获取电子资源首要选择。

意识、习惯用法和喜好倾向在调查的不同地域和美国的不同年龄段表现出相当的一致。虽然在不同年龄段与不同的地区有差别,但总体上趋于一致,被调查的信息用户普遍地使用因特网而不是图书馆来获取电子信息资源。

二.报告揭示

调查结果揭示出:信息用户是如何对电子信息资源作出选择;他们是怎样评价这些资源和对从图书馆与公众网络上的电子资源资源是如何判断它们的质量、可信度和商业价值的。

虽然很容易设想搜索引擎是信息用户的首选原因在于它的信息传播速度,但是研究表明速度不是唯一的和最主要的当今的信息用户选择搜索引擎开始搜寻信息的原因。传递信息的质量与数量是整个信息搜索过程满意程度最主要的决定因素。被调查者认为搜索引擎比图书馆辅助的搜索能够提供更高质量和更多数量的信息并且是以更快的速度。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源数字化而且通过搜索引擎可以获得这些资源,资源的数量会增加,从整体上来看,高质量信息的数量也会增加。

信息用户信任来自于图书馆的信息,同时也信任搜索引擎获得的信息。调查表明他们对两者的信任几乎是一样的。被调查的所有年龄段的用户对从这两种渠道获得的资源都表示信任,与此同时,14-24岁的美国年轻人对通过搜索引擎获得的资源表现出最大程度的相信。这些信任有多少可以归因于他们熟悉和经常使用这些网络电子资源?大多数美国年轻人对图书馆的电子资源不熟悉,但是他们对搜索引擎、电子邮件、聊天这些却非常熟悉。随着越来越多的内容可以通过搜索引擎获得,越来越多的各种类型的数字资源在不断增加,对它们的信任也在增加吗?
调查结果突出的表明:不仅信息用户喜欢自我服务,而且他们也认为能够自我服务好。当问起怎样来判断信息的可信度时,“常识、个人知识是最主要的方法。86%的回答者认为他们拥有足够的个人知识来评价信息资源。当他们想要证实信息时,他们喜欢自己去调查,82%的人通过搜索包含相似信息的网站来评价这些资源。这种自我依赖同时也反映在图书馆的使用上。大多数图书馆用户说他们在使用图书馆资源时,没有寻求过帮助,不论是实体图书馆还是虚拟的。随着越来越多的内容数字化且可以通过网络获取,可以获取的信息的数量与有效性看起来是在增加,因而进一步增加了用户的自信心和自我服务。

信息用户认为信息应当是免费的。大多数回应者认为他们将不会付费,25%的人期望在将来他们能够很少支付信息费用。同时信息搜寻者认为,高价的信息并不等于高质量的信息。人们都知道图书馆提供了免费的实物资源,但大多数用户没有意识到通过图书馆还可以获得免费的电子资源。由于大多数用户不熟悉或不经常使用这些图书馆的网站,因而不能够获得大量的免费电子资源。在附录B中有逐字的评论,提供的证据表明用户对免费资源的热衷和获取这些资源的困扰,信息用户想要并且期望在将来能够越来越多的无忧虑地使用免费资源。

调查表明用户对图书馆和图书馆工作人员通常是满意的,但大多数人并没有打算增加利用图书馆的次数。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特别是青少年用户,自从使用网络后就很少去图书馆了。详细的评论展现出用户对图书馆作为一个公共场所的感情,但大多数这些积极的联系从本质上来看是怀旧的而且是针对图书馆里的图书。正像一个来自美国的用户所说“作为一个孩子我喜欢到儿童专栏区阅读并借走,我喜欢藏书特有的气味。”所有的图书馆都分享着这种对图书馆传统属性的这笔感情财富。不太清楚这种感情能否扩展到电子资源中去,或者对用户在未来选择信息资源时有怎样影响。

用户对图书馆着标牌有着很强烈的感情,但也明确的表明了他们在过去使用过程中对图书馆服务的不满。差的标识、不温馨的环境、不友善的工作人员、缺少停车场、脏的、难以使用的系统和不方便的开放时间这些都被调查者多次提起。所以很明显应该改善图书馆利用的具体环节。

调查表明当用户被问及图书馆、图书馆工作人员以及服务的时候,他们有很多要说的。这也表明图书馆可以通过民意调查和无记名投票的方式获得更多地在这项报告中所展现的关于社区中人们对图书馆的见解。

三.图书馆标牌

这项研究的重要目标之一是要获得清晰地人们关于“图书馆”这一标牌在2005年的理解。今天的用户是怎样思考的?信息用户在当今日益增长的各种各样的信息资源集合体中是如何认识图书馆的?“图书馆”这个标牌在用户心中的印象又是什么?

在信息搜寻者中,图书馆的地位是什么样的?大多数被试感觉“图书馆”与“图书”是同义的。当他们被问及对图书馆最初的印象时,他们回答说是“图书”。

熟悉、信任与质量这些无形的特征通常被认为是“标牌”。从搜索引擎到汽车在到图书馆这些标牌要么是熟悉的或不熟悉的、信任的或不信任的、提供高的质量或低劣的质量。我们在这次调查中测试了这些标牌的概念。

当我们问及熟悉时,图书馆与书刊的提供着的概念相类似,搜索引擎与电子资源的提供着的概念相类似,当我们考察信任这个概念时,调查结果变得模糊了,人们对图书馆与搜索引擎具有同样的信任。当问及质量时,被试认为图书馆/图书馆人员以及搜索引擎都能够提供有质量的信息。调查再一次变得模糊了,这些数据表明人们更想使用搜索引擎。

图书馆标牌占主导地位得是“图书”。可喜的假设是,回答者说图书是图书馆的标牌。实际上,他们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图书代表了那些熟悉、信任和质量这些无形的品质。调查的数据没有揭示这些,我们认真地回顾了数以千计的对被试者的调查,我们搜寻包含有“质量” 、“信任” 、“知识” 、“学习” 、“教育”等等这些单词或提及这些词的短语,我们发现这些词都被提及,但数量上很少,“图书”在不同地区不同的人群中被提及的最高。

除了熟悉、信任与高质量,真正的标牌还因该是相关的。相关性是一个标牌能满足人们需要的程度。在调查中,我们评价了相关性和生活方式的适应性。超过半数的回答者认为搜索引擎更适合他们的生活方式。17%的人认为图书馆更适合。超过20%的人认为图书馆不适合他们的生活方式。自从人们开始使用网络以来,用户其他的活动就在减少。看电视是第一位的(占39%),利用图书馆第二位(占33%)。读书,这一图书馆的代名词位于第三位(占26%)。用户对图书馆资源和图书馆工作人员对信息搜寻所带来的价值无可争议,但是统计的数据表明图书馆的相关性与人们的生活方式是存在问题的。

适用于网络用户的信息资源和信息挖掘工具不断增加,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图书馆与众不同的标牌仍然是图书。图书馆还没有成功地将自己的形象改变为兼容了众多电子资源和基于网络的电子图书馆服务。

这种形象能否扩充或者改变,而不仅仅是书呢?虽然在单一的调查中很难去探索,我们可以简单地证明。我们问调查者什么是他们感觉到的图书馆最主要的目的,什么是图书馆的标牌?有1/3的人仍然认为书是最主要的目的,而超过50%的被试感觉信息是最主要的目的,在调查中这些观点在不同的区域都是一致的。美国的年轻人更倾向于将书看作是图书馆的最主要目的,25岁及更大些的人有种更强烈的感情认为信息是图书馆最主要的目的。

这项研究建议,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扩展图书馆仅仅是书的这个印象。

来自六个国家的回答者对于图书馆和图书馆资源的看法是惊人的相似。信息用户认为图书馆是一个普通的寻找信息的地方、一个单一的组织;一个拥有恒定的、持续的、期待的商品的地方。从本质上,图书馆是一个全球化的标牌:一种被怀旧与普通经历所垄断的标牌。

怀旧的感觉应当给图书馆界有足够的理由去忧虑,但是从整体上,这提供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就是要优化图书馆的价值,要改变原有的价值。而当需要改变时,范围就不可避免的是要讨论的。在一个信息逐渐变得虚拟化的世界里,一个“通用”的标牌应该是有效的和有说服力的。图书馆必须利用这个机会并且共同努力去使原来的标牌或标识焕发出新的含义。这不是简单的教育信息用户关于当前的图书馆是什么样,也不是试图教育那些习惯和生活方式正在改变的用户简单的事情,这也不是教育企业或者是图书馆的问题。要想使图书馆这个标牌焕发出新的生命力,需要依靠广大的图书馆界同仁们重新设计图书馆的服务,从而使得按照他们自己的工作模式收集的丰富的图书馆资源(印刷的或数字的)可以被广大用户获取并利用;要想使图书馆这个标牌焕发出新的生命力,还需要重新构建图书馆的工作流程。虽然实体图书馆所提供的信息内容的相关性在减少,将它定位于信息内容的分发者不在有效了,但是,对于图书馆应该聚集在社区和大学的需要并没有减少。调查数据清晰的表明,信息用户将社区中的图书馆看作是一个学习的地方;一个读书的地方;一个自由的获得信息的地方;一个支持文化的地方;一个提供研究帮助的地方;一个免费提供计算机/网络服务的地方等等。这才是图书馆服务的相关性和它与别的机构与众不同的地方。

随着信息内容生产者、提供者和消费者的不断增加,图书馆将继续分享着这个不断扩大的信息领域。在这个信息爆炸的世界里,信息消费者也将继续自我服务。对于图书馆的挑战就是要清晰地定义和定位他们在信息领域中的位置即它们的服务和馆藏(不论是实体的或虚拟的)。

是到了使”图书馆”这个标牌焕发新的生命力的时候了。

Translated by panhao    Modified by youyuan superyang

December 20, 2005

肯尼亚沙漠里的孩子们发现知识从骆驼的背上来

Posted in 网志速递 at 3:04 am by ginger

原文出处:Kenya’s children of the desert find that knowledge comes on the back of a camel by:The Observer
在图书非常难得的遥远、贫穷村落,我们呼吁计划进行到了第二周,David Smith从Garissa发来报道讲述了那些渴求知识的人们是如何依赖于四条腿的图书馆的
14岁的Rukia激动地从铺在地板上的图书上跳过。她是个孤儿,住在非洲丛林里用树枝和枯草搭成的窝中,每日只能以茶水、面包或者玉米为食,是图书给了她一个理由对未来充满希望。

“我离开学校后想当一个医生”,她用流利的英语说道,“我想帮助那些生病的人们,我的父母在我六岁时死于结核病,我希望他们能以我为荣”。

捧着非洲作家Edward Muhire的《醒来,睁开你的双眼》,Rukia Adhan知道读写能力是实现她的梦想的基础,更何况,“在这里没有任何事情比阅读更有趣了”。

她所就读的那所位于肯尼亚农村红褐色的土地上一片松树林中的破旧学校极端缺乏图书。但是每隔两周,Rukia和她的同学们都会充满期望地凝望着那片干旱的荒野大道,等待着那位非凡的救世主——一头骆驼,当然不是这个在沙漠里极为常见的动物,而是它所驮着的货物——400册可供孩子们借阅、享受并汲取知识的图书。

这是一个能向肯尼亚东北部贫困地区的人们提供7000余册图书借阅服务的移动骆驼图书馆服务,用骆驼主要因为它是跨越这个蛮荒之地的唯一手段。该项服务大部分的图书都是由一个名为“图书援助国际(Book Aid International)”的慈善组织提供,这个组织每年向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提供约50万册图书。今年的活动得到了《观察家》(the Observer)圣诞呼吁(Christmas Appeal).项目的支持。

这项工作为当地的孩子们提供了多种可能性,因为很明显除此以外他们在Garissa这个离首都内罗毕五个小时车程的地方什么也得不到。这里遍布垃圾的街道、散发着恶臭的泥塘,秃鹰在上空盘旋;艾滋病的警示——“检点性行为”——挂满了街头,扯烂了的垃圾袋悬吊在树枝上,破麻烂袋和废铜烂铁则用来修复那些老旧的住房;货车架在骨瘦如柴的毛驴身上艰难移动。而这还是城里富裕地区的景象。

Garissa省图书馆负责人Rashid Farah潮湿的办公室里一台老式打字机啪啪作响,墙上的一则告示表明了他工作的难度:“这个东北省份的文盲率是85.3%,而全国的数字是31%”。

Farah说,“这里的大多数人都需要图书但是却都负担不起,看到骆驼来了孩子们都是非常高兴的,如今这已经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了。但是所供的书已经耗尽了,我们还需要更多”。

每天早上三头骆驼——一头驮着两箱书,一头驮帐篷,一头备用——从图书馆出发前往遍布全省的10个目的地中的一个。这个省以穆斯林居多,他们中的大多数成人还没有真正去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图书馆。以前他们都是些农民,却由于干旱或饥荒被迫到处迁徙,以便他们的骆驼或山羊能找到草吃、找到水源,于是他们成了游牧民而被迫让他们的孩子辍学了。

上个星期二轮到移动骆驼图书馆前往Marmtu村,这里的生活节奏千年来没有什么变化:没有电、没有流水。尽管肯尼亚的移动电话网在这里的信号比之英国很多地方还要好,可是没有人用得起那个东西。住房(又叫manyatta)也只是些枯草和树枝搭起的支架,在雨季准会垮掉。穿着艳丽色彩布袍的妇女们取水都是把井水装进可以顶在头上或者在地下滚动的罐中。

Marmtu小学的孩子们明显的都营养不良而且没有几个能买得起午饭时间叫卖的那个芒果贩子的芒果。这个拥有550个名年纪从6岁到16岁不等的学生的学校想要打破贫穷的怪圈急需基本的图书保障。

在这里低年级的学生被迫四个人共用一本教材,而高年级的也是三个人共一本。一个班一般是一个老师带55个学生,上课的教室要么是在光光的水泥地板房里,要么就是那种破泥砖垒起的用几根树枝撑个皱铁皮顶的小屋里。

这个学校每年能得到政府400英镑的财政补助,代理校长Wayu Kofa说:“我们没有足够的书是因为政府发的这点钱根本不够开销,家长们也是穷的帮不上忙——他们先要支付学校制服的费用,书费就只能等等了”。

不过无论环境如何艰苦,这里的孩子们与其他地方那些打打闹闹、爱踢足球、唧唧喳喳说着斯华西里语(Swahili)、索马里语(Somali)或者英语的孩子们也没有多大的不同。

当骆驼图书馆出现在视野中时,孩子们总是有着按捺不住的激动,排队看着货物从骆驼身上卸下,从Garissa省城图书馆来的馆员们撑起帐篷、铺上席子、拆开打包的图书。

对于这些没有电视、音乐或计算机的孩子们而言,读书给他们提供了逃避悲惨现实和自我提升的希望,慢慢地他们的阅读题材就从《小猪拱鼻》、《橙色小偷》、《沙卡祖鲁》转向散文体的《初级实用英语》、《综合数学》、《改进你们的科学和农业》。

在这个渴求的队伍中有个12岁的孩子名叫Mohamud Abdi,他说“我从骆驼这里得到很多在学校里看不到的书,我喜欢读书因为我想变得有知识,这样我就能得到一份工作,也就可以帮助我的家庭了,我父母还在牧羊,但是也没有多少了,而我想成为一个教师”。

图书也能挽救生命。据估计,在全球范围内,单单是今年由于没有达到联合国2005的女孩子受教育的目标就意味着超过100万的母亲和孩子会死掉,因为这些妈妈们一般都不清楚安全的避孕方法或者不知道如何避免孩童时期的疾病。

尽管当地对性别的不同态度很明显,但是移动骆驼图书馆则是一视同仁的。15岁的Eunice Okwero说:“我喜欢那些告诉我过去发生了什么的故事,离开学校后我想当个图书馆员”。

骆驼图书馆计划由肯尼亚国家图书馆服务部监督,与“图书援助国际”建立了伙伴关系,后者每年向这个国家提供大约5万册图书。他们的联合行动还包括训练教师作学校的图书馆员、艾滋病信息服务和视力残障帮助计划。国家图书馆的代理主任Deborah Nyabundi说:当我看着这些孩子时那真是一种痛苦的经历,他们想吃东西,却没有东西吃;他们想读书,却没有书读。

“我相信帮助他们是我们的道义上的责任。孩子们也有远大的梦想,我们不希望这些梦想破灭。但是不受教育他们怎么可能成为医生呢?我们所能做的最好的就是给他们多些,再多些。家长们连吃饭都无法保证的情况下你还能要求他们买书?不可能。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呼吁《观察者》的读者们捐书的原因。”

Nyabundi归结出的援助哲学就是帮助人们学会自助。“如果你给一个孩子一条鱼,只能让他吃一餐,如果你教会他捕鱼,他就可以受益终生。‘图书援助国际’就是教你如何捕鱼的”。

今年圣诞,《观察者》与“图书援助国际”组织共组了团队筹集资金用在有关支持非洲大陆和巴勒斯坦的阅读学习项目上。

这个慈善组织捐助了大量的图书和学习用具给图书馆、学校、医院以及难民营,用以帮助那些个人去发挥自己的潜能并为社会的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1.5英镑就能让读者拥有一本以上的书,而这就能让难民营的孩子受到第一次的教育或者帮助那里的助产士得到如何避免母子传染艾滋病的相关建议。

Book Aid International

如果教育是摆脱贫穷的道路,那么图书则是这一旅程中的汽车。

—–Richard Crabbe(1997-2002)非洲出版者协会主席

Translated by ginger

December 18, 2005

激发你与图书馆创新的32个提示:第一部分

Posted in 资料解析 at 3:09 pm by youyuan

 原文出处:32 Tips to Inspire Innovation for You and Your Library: Part 1   by  Stephen Abram

没有什么能像从图书馆学院毕业25周年引发人的反思了.。我最近参加了母校多伦多大学信息学学院25周年的聚会。与老朋友、同事的重聚让我感觉非常美妙并勾起对我的很多回忆:一个新婚的年轻人、一个图书馆新手正在奔向广阔的世界。

在过去的25年中,我学到了什么,学到的东西都是有用的吗?下面的每一点背后都有一个或多个故事。在我记下这些的时候,我很惊讶于这些小的法则与洞见是如何推动了我创新与产品研究的想象力。因此,原本一个专栏扩展到三个部分。并且,正如我总是发现的一样,在增长见识的过程中伴随着痛苦与收获。我不敢保证我的每一条原则都能在你身上或者在任何情况中起到同样的作用。同时,当我重新审视的时候,我发现态度要优于智慧。这很有趣。态度决定一切。当你积极时,好事就会发生。不管怎么说,这些年我汇集了这个列表并愿意在这个夏天与你分享。以下便是:

1. 重复至上。

在以网络为驱动(主导)的信息服务与信息传递世界,我们仍然用那些处于他们发展阶段中的小学时代(小于10岁)的技术来处理,并且主要的还是些介于学前班到初小时代。我们不是按照少数的循环发展。我们处于连续发展的状态,这种状态可能会持续很多年。今天我们直觉就能够判断的图书,它的发明并形成标准化却用了很多世纪。因此,我们必须关注界面、站点、内容与服务的持续与反复的进展。并且,偶尔我们也要为更新做准备。我可以以Sirsi OPAC与网络界面的变革为根据,例如从绿光屏到WebCat/Web2, iBistro/iLink,现在是Sirsi Enterprise Portal Solution(EPS)。可能五到七年你就需要重建与利用新的标准与新技术创新。但是,直到新的重大创新出现之前,我们根据获得的新的经验不断调适并且增加新的特色同时不断重复保存我们所需的改进之处。

2.不求完美

与第一点密切相关的是,这一点我们很难处理。毕竟,我们是一个追求完美的编目记录的职业,我们相信可以组织全世界的知识以便普遍获取,并且在后台提供所有客户问题上午答案。冷静!对于我们来说,什么时候发布新产品、新服务,什么时候决定要完成的任务,都是一个挑战。在这一决策中,完美主义的态度成了障碍。当我们的工具是无法修复的硬拷贝,这个态度很适合。但是,当我们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在设计可扩展界面、网络产品和可以随时修正与提高的内容时,我们就需要决定什么时候是已经够好的了。一个同僚在多次会议上引用了“不求完美”这句谚语以致我们给她买了一条T恤。这一格言打击了完美主义的会使心智陷入停滞与僵局的信条。我们都受益于在实际产品工作中的学习,而不是头脑中的想象。

3.不是开发过程中的步骤数量而是步骤之间的距离导致延期。

你曾经对对到底需要多长时间完成项目而沮丧吗?当然你会。我注意到并不是项目计划中的步骤数量决定了项目执行的时间。导致你延误的原因在于每个步骤之间的间歇。我不是说向前冲就是好的,而是好的项目管理就是缩小每一步的空间和集中于重要的和最终的目标。我知道很多网站都受益于定期的更新与改进。其他的很多年都保持不动,直到需要完全改变和重建。通过坚持创新与改进的模式,产品才能保持动态改进,才能更加迷人。

4.冷静行动。

数字开发就好比是季节变化,而不是革命或者进化。因为服务是通过人来提供的,我们可以根据所见的变化而相应的调整我们的服务,使他适应新的情况。以技术为驱动的产品与服务是另一回事。产品的发布通常是有固定节奏的。经常变化会迷惑用户,但是不经常变化又会使产品冒着停滞甚至变成化石的危险。选择正确的周期是一种艺术。如果做了革命性的超前的工作,但在当前并没有取得太多的认可,那么用户大量流失,革命最终导致死亡。因此,我喜欢季节性变化的比喻,因为其中变化的收集和分布是以一个简单的时间表(季度或半年等等)进行的。在哪里发布,冻结、测试和发布的详细说明,这些过程需要精确的计算。之后开发小组才可以继续下一个工作。我曾见过太多的网站与内容项目遭遇了失败,他们为了改进而随意修补、胡乱猜度、混乱管理。不要让这些事情发生在你身上。

5.行重于学。

如果你或你的团队准备学到老——记住,学到老可不是最初的目的。我所在的图书馆的系统人员2005年正在研究是否把系统从windows95更新到windows98。恐怖。尽管我们有很好研究与开发的核心能力,我们还必须知道什么时候要全力以赴什么时候选择放弃。在一个反对冒险的文化氛围中做到这一点是困难的。我们需要学习和领会的是,耽搁同行动一样都是一次巨大的冒险。正确引导与良好的过程会减少你的冒险(同样也提供学习机会)。这种哲学也与一种企业有关:它坚持保守文化,缺少对现实的调适最终走向衰落。

6.头脑风暴,模型,建构,α版,重建,β版,实验,测试,发布,评估,重做。

这就是过程。很简单,但跳过一个步骤就会范错。我鲜能见到跳过一步后来没出现问题的。每一步都很小和有限。不要在个别的地方拿组织的未来当赌注,鲜明地写出你的战略计划。你需要积极寻求每一个开发阶段的多项方案。这样其实你的文化基因里已经融入了创新的方法。通过组织团队集中于少数关键地方——譬如虚拟参考,空间和网络入口——你就能集中精力同时运行多种方案。这就形成了创造激情、注重实践而不是学习的形象。

7.记住可用性测试只需六人的法则。

问同样的人同样的问题只会所获递减的。有时候我们为了减少产品创新的风险而要去测试几百个用户,以便获得产品特色与功能的评价。有些研究(个人经验)使我确信这样的测试只会增加成本和延缓使用。举个例子,如果你设计一个为了社区持卡青少年的个人读书评论的网站,你可能只需要测试一下社区中的六个少年,然后再改进。这个技巧会加快产品的改进,你也会收获更多。通过与他们的交流而不是去评论上百个页面点击的报告,你也会更加贴近你的市场目标与价值。例如,如果你在图书馆门户增加博客或者日历的功能,你只要测试六个人就可以了,并将所获的经验带入下一轮改进中。

8. 记住15%法则。

人类要看到对比中的细微差别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可能只会注意到少于15%的不同。我曾经看到一项研究表明,我们看到一百枝蜡烛的光亮与115枝蜡烛的光亮没有什么区别。有趣吧——我认为声音升降、颜色的变化与其他人类的感知力也是同样的道理。确实,在工作评估系统中,没有12.5-15%的变化就不能足够说明工作的变化。因此,这里我学习到的是,创新需要能够使用户看到与过去的差别。有的人认为100%的事情只需2%的优秀就能够感觉到变化。这是错误的,为了我们的目标,我们必须努力做到15%或更大的变化。我也认为,图书馆门户中新功能的小介绍直到被指出来前总是被遗漏或忽略,这就是没有显著的区别以至于没被注意到的原因。因此,在虚拟空间,服务与产品最好是做一些能够引人注意的大的变化。

9.应用70/30法则。

“我赞同计划中的70%而忍受另外的30%”。这是决策中妥协的关键。上帝知道,要每人100%同意每一点与每一个主张那是在浪费时间。如果你领导你的团队遵循这一原则,那么你已经迈出了重要一步——打破完成项目计划中的决策的僵局。当然,团队成员无法认同的羁绊还必须得到清除。不要让次要因素控制进程。记住不断重复的原则——总有另一个季节可以根据用户经验来做一些变化。

10.相伴古老的80/20法则。

不管你有多少用户,80%的使用、收入、统计等等都是来自于20%的用户。如果你去掉了80%的不算好的用户,那么你仍然可以从20%的用户中获得80%的利用。不要让图表诱导你跌入生产率的陷阱。记住大多数不用你的产品与服务的80%用户是你的潜在用户,是正在适应你的产品的用户,是你可以根据创造新的服务的用户。如果你想扩大,你必须去寻找所有的未来用户。如果我们只调查来到实体图书馆的用户,那我们怎能满足虚拟用户的需求呢?

11.记住90/10法则。

有一点很正确,就是你的90%时间与金钱的花费都不是用于产品开发,而是用于不断完善。这是奇耻大辱,但确确实实。你的新产品与服务诞生了,但永远不要低估后来完善所需要的时间与努力。就像新生婴儿一样也需要足够的努力、花费、照料和喂养、训练,以便他们长大并发挥他们的潜能。也像小孩一样,耐心一点,当他们长大的时候便也是非凡的。

Translated by youyuan

Edited by superyang

Previous page · Next page